高云:观萧和先生近作有感

发布日期:2015-12-13 17:08:37 【关闭】
摘要:

云林洗桐

  昨天,一位媒体的朋友来访,带来萧和先生近期的一组画,说准备出版,要我写几句观后感。

  这是一组描绘古代孩童玩耍的作品,画得讲究而精致,共计13幅。当画面缓缓展开时,一股清新之气扑面而来,其精准的造型,洗练的线条,素雅的色调,加上活泼泼的动态,一扫那种画到古人就容易生出的概念化的、陈式化的陈旧气息,可谓“赋彩制形,皆创新意。”着实让我眼睛一亮,随即便想到《古画品录》中评价顾恺之的句子:“格体精微,笔无妄下”。我以为,这八个字,是很难做到的,因而也是极高的褒奖。

  比较山水画和花鸟画,《论画》称:“凡画,人最难,次山水,次狗马,台榭一定器耳,难成而易好,不待迁想妙得也。”人物画之难,难在格体精微——清新精到,难在笔无妄下——笔笔入理,难在迁想妙得——气韵生动。画人物,太拘泥于形似,则会失之神韵;不注重形似,则气韵神似又无立足之本。做到形神兼备,穷理尽性,还能笔精墨妙,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正因此,萧和先生的这组画,才使我眼睛一亮。深为先生高兴。

  我一向认定人品决定画品。人品并非指人的好坏,而是指人的品位和格调的高低。人雅,画则雅;人俗,画则俗;人拘谨,画则刻板;人洒脱,画则飘逸;人率真,画则自然,人淡泊,画则高远。李苦禅由是说:“人,必先有人格,尔后才有画格;人无品格,下笔无方。”

  我与萧和先生相识已久,给我的印象,他是一位颇具古代才子风范的画家。他温文尔雅,但酒后的一时豪情快语,却也尽显潇洒倜傥;他低调谦和,但遇到不搭调的庸人俗事,又会不留情面的拒人千里之外。“画如其人”,因此萧和先生的画,在雅致中有着一份洒脱,温和中透出一种风骨,虽随意率性却又不失法度。

  中国人物画,历来重政教与礼教,讲究的是见贤思齐,崇德扬善。而这一次萧和先生则另辟蹊径,选择描绘了一组古时小孩子们玩游戏的场景。这种独特的视角和选材,显现出萧和先生未泯的童心,以及对单纯、善良、真挚的向往,他笔下优美纯净的画面,则更为直白的展现了他对这种向往的真情追逐。这份真情,同样深深触动了每一位观者的心弦,勾起了对儿时的回忆。当我看到古时小孩玩的游戏竟与我们小时候玩的几乎一模一样时,我想,这些既能益智增智,健身强体;又能增进友谊,培养合作的儿戏,何尝不是中华民族一脉相承的优秀传统之一呢,因此,萧和先生的画,虽然取材不大,又何尝不在起着回归人本,重拾童真,修养性灵的大作用呢。

  一组篇幅不大、选材也不算大的作品,能给观者如此多的心得,可见萧和先生学养与功力的了得。

  中国美协中国画艺委会 副主任

  全 国 中 国 画 学 会 副会长 高云

  江 苏 省 文 化 厅 副厅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