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纳奖为何颁给“泥瓦匠”

发布日期:2015-12-13 17:25:06 【关闭】
摘要:
  英国的特纳奖是世界上最另类和具争议的当代艺术奖项。譬如它颁奖给把一头牛泡在福尔马林里的达明·赫斯特,把大象粪便堆在画布上的克里斯·奥菲利,以及作品仅仅是一个空空荡荡、唯有灯光在明灭的展厅的马丁·克里德……

  12月7日,它又颁奖了,颁给一个“泥瓦匠”组合——由14至18位青年建筑师和设计师组成的组合“Assemble”,因为该组合改造了利物浦Tox-teth地区废弃住宅。这也是特纳奖历史上首次颁给非“艺术家或艺术家组合”。

  于是争论又来了。赞同者认为,艺术就是应该“有用”。这倒有点像我们的“艺术要为人民大众服务”。反对的观点则认为,艺术不应该这么“现实”,有用的东西多了,改造些个废弃住宅就能获奖,那北京的798,上海的M50,早就该获奖了。

  它能获奖关键并不是他们精心塑造了各种低成本的室内配件等,为一个被弃置的房子建一座冬季室内花园,将一个废弃的加油站改造成了电影院,把闲置的高速公路地下道做成艺术场地,利用泥巴、金属垃圾等建造了一个冒险乐园,还把一个废弃的维多利亚时期澡堂改造成了金史密斯学院的画廊……

  我觉得,它能获奖,关键在于他们并不是以一厢情愿的强势立场来改造旧宅,而是与当地居民一起合作,以一种“艺术的方式”来改造。

  评委会也认为:他们提供了社会如何运作的多选模式。Assemble和利物浦Toxteth地区当地居民之间的长期合作展示了艺术实践的重要性,并能驱使形成重要社会议题。

  这正体现了当代艺术的追求及价值所在。它已超越于以往很多艺术家只是在搔首弄姿讨好观众的定位,而以个性的思考和行动介入社会。

  艺术不是人云亦云,它应该在人类社会惯性思维的洪流中进行独立的思考,发现人性被遗忘的角落,进而唤醒这些角落,这才是它的意义所在。

  写到这里,我倒想起上海有个旧区改造的范例可以媲美,那就是田子坊。这个旧区改造,没有动迁一户居民,没有拆掉一栋旧宅,而是以艺术家的率先介入,唤醒社会对该旧区价值的认识,管理者四两拨千斤的推动和维护,居民自发根据逐步形成的市场需求出租自己的住宅,新租户则根据自己的定位重新装修旧宅,从而让一个脏乱差的旧式里弄变成了时尚艺术消费空间,这种旧区改造模式保护了原住民的利益,也保护了历史风貌区,形成多赢的结果。如果说有遗憾,那就是还缺少点艺术想象力,太实用了。否则特纳奖应该颁给田子坊才对的。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