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生回暖的当代意义

发布日期:2015-12-13 18:00:00 【关闭】
摘要:
  写生,已被很多搞艺术的人视为过时的手段。近日,“黄金腹地行——2015环塔克拉玛干写生暨展览”在上海半岛美术馆展出,引起了艺术界人士对近年有所回暖的写生进行讨论。

  体现美术界的文化自觉

  范迪安(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写生回热体现了中国油画家的文化自觉“写生之热”是一件值得肯定的好事情,这些年来在美术界、在油画界,写生成了一股新的热潮。

  首先,中国油画怎么能够更加具有本土的文化特征,应该说这也是油画界面临的问题。西方国际上的各种思潮应该说对中国美术界影响也比较大。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特别需要中国艺术家把目光和观念,更多地调整到关注本土的社会现实和文化发展这个大命题上。所以,油画家们能够走出画室,到生活中去贴近自然、脚踏自己的乐土,体现了中国油画界的一种新的文化自觉。不再一味地按照西方的发展路径,也不按照国际上的各种时尚作为自己的标准,而是更加通过自己的感受观察体验来表达中国主题,描绘中国的这个现实。那么中国社会在改革开放这个进程中,应该说发生了巨大的变迁。那么艺术家们能够通过感受现实生活的这种现场,能够在自己的家园和土地上去做表达的探索,我觉得这整体是一个好的新的趋势。

  其次,写生也是自身文化传统或者说艺术创作的重要依赖,中国从古来在绘画上讲究天人合一,讲究格物致知,讲究在自然中去游观,览尽其风。这些都表明,写生是创作的重要支持,写生就是一种临场的创作,直接在现场面对自然山川、面对生活中的人物、面对火热生动的生活。

  再者,每位画家通过面对自然的临场感受,在选择油画的形式与语言上,也是一种考验和提纯,许多画家的个性语言也更加鲜明。我们也注意到写生,不是一般地描绘自然,不是一般地面对客观的现实,更多倡导一种文化关注,需要在写生活动中注入主题,而不是盲目地去逛风景。靳尚谊先生在上世纪80年代初创作的《塔吉克新娘》就是基于他在帕米尔高原的体验,就给我们作出了榜样。画家注意用自己的画笔来表现我们非常丰富的人文历史,用自己的感受能够画出自然人文景象的独特性。

  何种艺术创作还需写生

  张子康(中国美术馆副馆长):

  现在的西方艺术家较少写生,大量的信息一整合梳理,然后获得理念,这几年的创作更多的是建立在思想层面上,理念的更新就引导了观念性创作,对于技法越来越忽视。

  写生在中国是特有的一个现象,因为跟中国传统文化有关系。其实,写生是西方绘画作为一种创作方式传入中国,在中国发展为在现实创作中,为了表现现实生活,从美院教学一直到我们整个绘画界,基本上要求大家都是去体验。近年不少艺术家远离生活,因为城市的变迁、工业的发展、信息时代的发展等关系,其实现在艺术走到一定的阶段以后,他要去塑造自己概念,显然,喧嚣复杂的背景是不合适的;有些艺术家更适合一些大自然中获得灵感然后做好自己的创作,因此这批艺术家是想亲近大自然的。还有是顺应国家的西部开发,一带一路战略,这种连接是很重要的,尤其丝绸之路这种深藏文化价值,值得探索的系统,我觉得写生考察非常有必要的。去了解离我们最近那种朴素的东西,然后借那种资源那种宏达的历史,独创出我们所体会到的感受。

  一带一路有待写生考察

  肖谷(上海油画雕塑院院长):

  以丝绸之路文化作为艺术创作的精神原点

  “2015环塔克拉玛干写生”活动以“写意丝绸之路”为学术主题,弘扬中国油画中的“写意精神”。以丝绸之路文化作为艺术创作的精神原点,进行深入的写生和文化考察,解读历史,感受人文,积极推进“新丝绸之路”文艺创作。

  写生创作的主要地点选在帕米尔高原和可可托海,艺术家们在丝绸之路的驿站上进行认真的感受和深入的民俗民风文化考察,以写生的方式体现“丝绸之路”人文与自然的特质,以油画的形式表现“丝绸之路”文化交流与融合所带来的深刻影响,创作了一系列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