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履生:回忆关于收藏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5-12-14 10:39:09 【关闭】
摘要:

陈履生 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

  对于每一位收藏家来说,都有许多值得回忆的关于收藏的故事。

  1993年5月,因为完成《中国民间美术全集》工程,第四次去西藏。在阿里见到孔繁森,我们见面后畅叙了多年的友谊,并能为在这里相见而感到高兴,因为能在这里见面的几率很低。

  孔繁森以他对阿里的了解,向我提供了一个关于民间文化方面的路线图,特别提到定日的民间银器制作。为此,我们在定日专门去拜访了孔繁森去过的那个银匠的家。那位老艺人听说我们是孔书记介绍来的,表现出了特别的热情,拿出了他多年的珍藏,其中一件20世纪50年代制作的油灯,设计制作均精美无比。谁都想不到这是由银元一锤一锤打造而成的。我们一行参观了他家非常简陋的作坊,他的儿子作为这门手艺的传人,正在忙碌着。

  最后,我提出了收藏他的这件心爱之作,老艺人说,你们是孔书记的客人,我就将它转让给你,几十年来我一直不舍得卖给别人。他把油灯放到了一个土制衡器上的一头,另一头加上银元,先看是几个银元的分量,折合成银元的市价,再加上手工费,这就是油灯的价格。整个的交易过程近乎原始的朴实。等我回到阿里地委所在地狮泉河的时候,将油灯交与孔繁森欣赏,他也说是非常精美。

  2002年10月因到成都开会,空闲的时间里就约了一位朋友到成都的古玩市场去转转。在迎仙桥市场的一个店铺里,刚进门就一眼看到一个柜子的顶上放了一个像油灯的陶器,看到那个造型好像也从来没有见过,心中为之一惊,立即叫老板将它拿下来,结果是一件西王母油灯。造型是西王母坐在龙虎座上,龙虎的头下各有一灯盏,正前方的座上还有浮雕的仙人求药。按照一般的认识这是一件汉代的作品。对我来说真是喜出望外,因为这样的造型灯具以前没有见过;另一方面,我的硕士论文是研究汉代神画中的两对主神,其中之一就是东王公、西王母。

  接下来,我就和一起来的两位画家朋友研究它的真伪。因为在现在的文物市场上,赝品已经是司空见惯,所以有旧货市场是考验藏家的场所这一说法。虽然在市场上失手是不可避免,但是,对于内行的买家来说,打眼毕竟是难以说出口的事情。因此,我们在一起研究。我一开始的直觉就认为是真的,但是,两位朋友都说是假的。我想他们认为是假的的理由,可能是因为它太完美了。因为他们是当地人,对于地方风格的东西,见得比我多多了,所以我要尊重他们的意见。结果根据他们的主导性意见,无功而返。

  晚上一夜觉都没有睡着,都想着这件西王母油灯,可以说是耿耿于怀。毕竟价格不菲,但又是难得一遇。第二天又约上画院的画家朋友去看那件油灯。他有一些收藏,在当地也被认为是专家。实际上就专家的问题,玩久了就自然成为专家。最后,我们在确定它为珍品之后,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心想事成,现在成为我这一系列收藏中的一件重要作品。

  收藏需要一些机遇,也需要特别的努力,更需要知识的支撑。人的知识是有一定限度的,不可能穷尽天下。因此,对于一些具有地方特点的作品,要不耻下问,但同时又要有主见。  现在,我在每次出差外地的时候,一有空闲,就要到文物市场去转转,而每次都有多少不等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