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泉大王”张叔驯:志在必得一枚钱币不惜花双倍甚至更高价钱买下

发布日期:2015-12-14 14:49:06 【关闭】
摘要:

  张叔驯是民国古钱币收藏的大家,藏品总数大约有三万枚,且不乏“四眼大齐”这样的绝世孤品。现在张家剩下的最后一部分藏品留在其儿子张南琛手里,包括数百枚古刀币。岁月沧桑,历史无情,一切都成了过往烟云,但是张叔驯永远是中国钱币收藏史上一道耀眼的风景。无论是他的“小开”(富二代)生活,还是他的钱币收藏,都像历史五彩缤纷的落叶,洒在了上海滩的大道上。

  二十来岁便为收藏古钱币奔忙

  1932年上半年,霞飞路(今淮海中路)福开森路(今武康路)一带原本外国人聚集的花园和别墅群里,出现了一处属于中国人的大花园,总面积达 27.315亩。

  这是民国元老张静江的侄子、中国古钱大王张叔驯的杰作。他继承了父亲的巨额遗产,划出一部分买下了这个花园,请欧洲一名著名的设计师设计了两栋楼,东边一栋是他的新家,西边一栋归他的侄子、著名书画鉴定专家张葱玉。

  张叔驯的老家在湖州南浔,是江南最富的地区之一,张氏家族又是南浔最富的四大豪门之一。张叔驯的曾祖父张颂贤曾以生丝和盐业发家,为后代留下了千万两家业。张家的子孙于辛亥革命后定居上海,继续开拓,到了1928年张叔驯的父亲张石铭去世的时候,张家仅南号张石铭一支(另有东号张静江一支)的财产就达两千万元。

  张家不仅富有,还是一个极富书卷气的儒商之家。张石铭以藏书闻名,他的适园藏书仅著录(《适园藏书志》)就达16卷。

  张石铭逝世后,他的所有藏品由三个儿孙继承。大儿子张芹伯(名乃熊)主要继承了他的藏书;老二张乃骅不幸早逝,由其子张葱玉继承了家藏的书画;张叔驯是三儿子,主要继承了其父古钱和古玉方面的收藏。他们很有心志,没有在前辈的收藏上原地踏步,若干年后都做出了惊人的成绩。

  中国现代泉币界向以“南张北方”为巨擘。“北方”是寓居津门的方药雨(方若),“南张”指的就是张叔驯。他二十来岁的时候,就已经走南闯北,结交了全国第一流的藏泉家,为收集古钱币奔忙了。

  张叔驯有几个重要的钱币商朋友,如绍兴的戴葆庭、戴葆湘昆仲,宁波的董弢莽,杭州的朱宝庆、朱宝定昆仲等等,都是张叔驯的主要古钱供应 商,其中戴葆庭对他贡献最大。他那枚举世闻名的“大齐通宝”就是戴葆庭为之提供的。

  戴葆庭年轻时就打着旗号周游列国,在各个大小城市和村镇,甚至到穷乡僻壤收集古钱。有一天他走到江西鄱阳乡下,看到有几个小姑娘在踢毽子,他一时无事就在一边看,他知道农村的小孩子们踢的毽子的底座都是用铜钱做的。他正看着,突然一只毽子飞到了他的身边。他捡起毽子,翻过来不经意地瞧了一眼,竟被吓了一跳,原来那毽子的底座钉着一枚南唐的“大齐通宝”铜钱!这把他高兴得跳了起来,最后花了几个零钱就弄到手了。这就是后来被泉币界称为“四眼大齐”的稀世珍宝。回沪后这枚古钱被张叔驯相中买去,视为铭心之品,奉若拱璧,其斋名也因此称作“齐斋”。

  张叔驯得之后呵护之殷切可以想见,故长期秘不示人。他为防他人据拓片翻制,就连拓片也控制甚严。但是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时间久了,亲朋至好总想一睹该钱的风采。张叔驯想了一个办法,请翻铸高手仿制一枚,以代真品,偶尔示人,足炫法眼,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这个秘密。这就是张叔驯后来带到美国去的珍钱中,为什么会有两枚“大齐通宝”的真相。这个谜底直到20世纪80年代,才被马定祥在一篇文章中揭开。

  名家说:善于广交朋友又肯出大价钱

  上世纪30年代中期,当北方的钱币大家方若把泉币藏品卖出来的时候,正是张叔驯雄心勃勃、大举“扩张”的时候。他善于广交朋友,又肯出大 价钱,逐渐获得了一批世上独一无二的孤品,人们只要一提起这些古钱,就知道是他张叔驯的藏品。如五代时南唐李昪所铸的“大齐通宝”,后梁刘守光所铸的“应天元宝背万”、“乾圣元宝背百”、“应圣元宝背拾”,史思明所铸的“壹当伯钱”,王莽时期的“国宝金贵直万”,元代篆楷“中统元宝”,钦察汗国的“窻国通宝”等,都是赫赫有名的大珍品。世上罕见的战国齐六字刀币,他竟然收藏了十六枚之多。

  张叔驯对古钱的痴迷,远非今人所能想象。有一段时间他极嗜明洪武年间的钱币,遇有洪武大中背“京”、“济”、“鄂”的版式,动辄掏金子买下。有时为了一枚钱币,他志在必得,就不惜花双倍甚至更高的价钱购下。他那传世珍品“国宝金贵直万”,就是花两千银元从余艇生旧藏中“挖”来的;还从蒋伯埙处“挖”来了“应运元宝”;从周仲芬处“挖”来了“子侨”货泉;从高焕文处“挖”得顺治通宝背龙纹大钱……

  钱币学家马定祥在1946年于天平路40号(现为文艺医院),曾经参观过张叔驯的全部藏品。据他说,总数大约有三万枚,可谓洋洋大观,内中孤品、珍稀之品不胜枚举。关于“铁母”钱,一般藏家能拿出几枚就算是了不起了,而张叔驯随手就可拿出好几串,令人惊讶不已。

  张叔驯一个佛界朋友朗悟和尚,也帮过他不少忙。朗悟和尚原先主持湖州城里南编吉弄拐角上的栖贤寺,后来又到杭州灵隐寺,在湖州地区非常有名望。这位朗悟和尚也喜欢玩古钱,深谙古钱的奥秘和学问,在云游四方时也注意收集。

  杭嘉湖地区的善男信女们知道朗悟和尚喜欢形制特别的古钱,也就都想方设法为之搜罗。有一年,一个杭州工匠从乡下得了一枚五代楚铸的鎏金质背龙凤纹的“天策府宝”钱,大喜过望,将之呈送给朗悟和尚。朗悟将这枚前所未见的孤品推荐给张叔驯,张叔驯竟以三百两银子购下。

  长年累月,人多力量大,江南地区有价值的珍稀古钱很多都到了朗悟和尚的手上。这样自然引起了张叔驯的更大兴趣,每当过年过节朗悟来张家拜贺时,张叔驯总是吩咐账房取出大捧银元施舍。朗悟无以为报,最简单的办法自然是把自己收集来的古钱掏出来。据张家后人说,抗战之前张叔驯的确是常去杭州灵隐寺的。他本人并不信佛,去干什么呢?想必总是与朗悟和尚口袋里的古钱有关系。

  张叔驯的古钱收藏成就,历来受到国内泉界的高度评价。20世纪40年代的泉界泰斗丁福保在他的《古泉杂记》中具体介绍张叔驯的珍藏说:“向谓新莽六泉十布极难得,近则南林张君叔驯已得全数,且有复品。”“今张叔驯又得天德重宝钱,形制略小,背上有殷字,洵皆稀世之珍。”“ 南林张君叔驯,携示古泉一囊,以分两言之,即与黄金等贵,亦不过千余金而已,乃张君以二万余金得之!”

  人物简介

  张叔驯 (1899—1948)名乃骥,号齐斋,字叔驯,以字行世。浙江南浔人。现代著名实业家、收藏家,和天津方药雨、四川罗伯昭号称“南张北方巴蜀罗”。他不但是古钱收藏家,也是著名藏书家、古玉收藏家。

  (据《上海小开》、《张静江张石铭家族:一个传奇家族的历史纪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