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之韦:记录生命中不同时间段的兴趣

发布日期:2015-12-14 15:26:03 【关闭】
摘要:

墨西哥木雕

  杜之韦

  画家。收藏古董音响,非洲、美洲的木雕摆件,陶艺家的陶艺作品,版画等。

墨西哥木雕

非洲木雕

非洲石头烧造出来的羚羊造型的雕塑

  杜之韦平日会在地下室看美剧,听音乐,储藏不同国家的红酒;他酷爱下厨,对食材的要求极为苛刻。他家从负一层到顶层阁楼,家装和摆设都充满着简约的现代感,加之他将近二十余年的旅美生涯,往往给人一种错觉,他从骨子里就是个时髦和西化的人。

  而身为一名画家,他家中悬挂的作品,不管是早年在上海朱家角写生的水彩画,抑或是去美之后描绘美国海边的月夜,都透露着舒缓悠扬的调性,有着一股异乎寻常的静谧。

  然而,杜之韦形容自己“国画一直是主业”,“你看到我的国画之后可能会觉得我比任何人都传统”,他是1977年恢复大学招生考试之后上师大艺术系第一届艺术生,正儿八经地学国画出身,年轻时候学习国画时,曾对着博物馆的古画虔诚临摹。

  他是美国古董音响的发烧友,他热爱无线电和木工,自己成功组装过两台电视机,家里的木工活全部由自己包揽;他在家里摆满了不同国别艺术家、陶艺家的作品,却对大部分藏家所推崇的景德镇瓷器和徽派建筑构件嗤之以鼻;他画国画,也爱拉小提琴。他一直铭记于心的段子是,小时候喜欢拉小提琴,一位绘画老师纳闷地问他,你画国画怎么拉小提琴,应该去拉二胡才对。杜之韦说,他从小就对国画有感觉,对西方的写实绘画兴趣不大,但是音乐他就喜欢小提琴,不太喜欢二胡。他觉得二胡的弓架着两根弦,演奏者再怎么用力演奏,琴弦都是夹在里面受制约,表现力不够强;小提琴有四根弦,首先在表现力上就略胜一筹,其次小提琴的弓在外面,充满着自由。“所以画国画的不一定就是老夫子。”他笑言。

  谈及自己的收藏经历,杜之韦第一句话就是,“我其实是不收藏的。”他说自己对于能否占有一件东西,是并不太在乎的。小时候学国画,接触古画的机会很多,认识的老先生也很多,如果有心收藏,现在应该也有数量可观的画作,但是自己从来不会想要这么做,至今连自己几个老师的画都没有。“小时候我一直觉得以后是别人收藏我的画,我为什么要去收藏别人的画?”

  1987年,将近不惑之年的杜之韦远涉重洋来到美国。初到美国,认识的人不多,一方面为了周末消遣,另一方面也为了更好了解美国的文化、历史,融入美国的生活,他常常到美国的跳蚤市场去淘宝。“那时就全凭个人眼力了,一眼扫过去,要从几百件东西里边挑出一两件自己中意的物件。”杜之韦说,他不挑贵的,也不去讲究体系脉络,出于艺术家对美的敏感,他只挑造型方面符合自己审美的物件。

  与国内古玩市场不同,在美国的跳蚤市场可以找到来自世界各地不同文化的东西。“美国人很热爱旅游,然后带不同的东西回来。老一辈人走掉之后留下来的东西,年轻人基本都不要,因为他们通常都分开生活,那么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找一家拍卖公司,将里边所有的东西,包括一个调羹,都贴上价钱条,待价询沽。美国类似的家庭拍卖会每个礼拜都会举行。因此像中国、日本等欧美人不熟悉的东西,真的可以捡漏。很多古董商也会去这些地方淘宝,淘出来之后放到他们自己的古董店里,价格就翻了不止十倍二十倍了。”不过自从eBay出来后,杜之韦发现跳蚤市场就找不到好东西了,好的货源都被网络销售渠道垄断了,这段短暂的淘宝经历持续了不过几年。

  2010年,在美国生活了20余年的杜之韦回到上海定居,他用了一个集装箱将他在美国生活这么多年的物件运回一部分,安置在他现在居住的房子里。从美国1960年代的古董音响,到非洲、美洲的木雕摆件,到各个国家陶艺家的陶艺作品,版画作品等,每件物品,都烙下过往生活的印迹。

  比如他家客厅摆放着的大型落地古董音响,就是通过集装箱从美国运回来的。“美国人家里的这类音响很多都是定做的,外形配合家里的家具,里边的机器都是请专家帮忙装进去,因而从外观上看它与客厅里的普通家具无异。”类似的美国1960年代的古董音响杜之韦在美国还藏了四五套。

  在音响的上方,摆放着三排总计十来件木雕小摆件,其中有非洲木雕、美洲木雕、尼泊尔木雕等。杜之韦说,对于木雕他主要看造型是否独特,比如其中一件怀孕妇人的非洲木雕就非常少见,这件雕像用非常夸张的比例突出了非洲孕妇腹部和臀部的特征,透着原始淳朴的气息。“非洲人做这类雕塑并没有将其视为艺术品,很多是实用物,有的仅供消遣,但是做出来的东西很有艺术感,这就是属于他们民间的、原始的艺术。”杜之韦说他在玩的时候,非洲木雕还比较少,后来1990年代初美国艺博会,大量的人去非洲叫当地土著按这种样式成批雕刻,包括后来中国人也去了,之后生产出来的这种木雕就没什么价值了,属于纯工艺品。

  还有悬挂在墙壁的墨西哥木雕,平面上用深浅浮雕雕刻出一武士手拿棍棒和盾牌,显得原始、粗犷,木头上也已经留下厚厚一层岁月的包浆;一块有可能是来自日本的“闲中日月长”竹刻;用非洲石头烧造出来的羚羊造型的雕塑,杜之韦猜测他们家最值钱的可能就属这件东西,他曾在美国art news杂志上看到一位大藏家家中有一个一模一样的,才发现自己可能捡到漏了。说这些的时候他依然显得轻描淡写。

  就像他一直强调他是不收藏的,这些物件对他来说只有纪念意义,没有所谓的价值观念。“我觉得古董只跟历史有关,从个人来讲代表个人的生活品位,其实都是装饰品。”

  “艺术家与常人的区别之处:艺术家对视觉冲击敏感,将看到的意象传递到脑海中;艺术家有把心理感受通过技术手段表达出来的欲望。”在杜之韦身上,可以感受到强烈的传统与现代之间的冲撞,正如他一直以来在艺术上的追求,用中国画手段表现现代感觉。

  Q&A

  收藏十问

  Q:你怎么走上收藏之路的?

  A:收藏其实是反映一个个时间段的不同兴趣,生命里每一段时间,对每一样东西有兴趣,就开始买不同的东西。

  Q:你记忆中最早的藏品是什么?

  A:应该是邮票,我从小学就开始集邮。

  Q:你最喜欢的藏品是什么?

  A:当下没有最喜欢的东西,想玩的都玩过了。

  Q:你的“收藏之道”是什么?

  A:走过、路过,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会情不自禁沉醉其间,但是玩过后一定要从中出来。

  Q:藏品主要通过什么渠道收藏?

  A:旧货市场、跳蚤市场,书店、唱片店。

  Q:知道自己有多少藏品吗?

  A:我玩的东西都很杂,没有统计过。

  Q:你觉得自己是收藏家吗?

  A:不是,画家应该算吧。

  Q:你觉得收藏带给你的最大乐趣是什么?

  A:收藏最主要的乐趣是文化。

  Q:收藏中遇到过赝品或挫折吗?

  A:没有,我是不带目的性的。

  Q:有一天能放弃你的藏品或捐出吗?

  A:我从未想要知道这些藏品的出处,所以也不在乎他们的去处。

(文章来源:东方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