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大剧院被摄影师拍成了昆虫

发布日期:2015-12-14 18:44:09 【关闭】
摘要:

我说这是国家大剧院你信吗?倒过来看。

  在人人都有权将自己看成摄影师/艺术家这样一个时代里,我如何去成为一个摄影师/艺术家?”  

  显然我们所寻找的新锐不只停留于这样一种权利上,更多的是要去做些什么,如何去做而让自己在面对这样一种权利时可以振振有词。

  一个明智的摄影师/艺术家可以光明正大地谈论当下的世界,无论社会现状抑或自我心境,但总有一点让他深知所有的思考必将建立于与时代保持的一定距离之上,才能得以凝视时代的全貌,就像俯瞰当世迷宫一般。

  站在时代之外,也是在回看自己活过的痕迹。

  《惊蛰》孟繁羽

  “惊蛰”,二十四节气之一。蛰是藏的意思,惊蛰是指春雷乍动,惊醒了蛰伏在土壤中冬眠的动物。其谐音“镜折”亦是本系列作品的转基因方法。

  作品采用了大量的现实世界图像片段,片段本身的这种不确定性和潜存的无数可能性,在图像的水平结构和垂直结构中随处可见。正是存在一切的可能性,使得每一种可能性都“不在场”,一种可能性与另一种可能性或相互加强,或相互排斥,最终又产生了新的更多的可能性,就这样两个遥远的现实在陌生的平面相会了。

  在这个属于后乐园的生命态复合世界里,图形与图像互相关联,相互撞击,将现实世界的“图像片段”化合成一个个连续并独立的昆虫结构。在这个后工业生命系统中,既精确又模糊。我试图用这些独立、静止的片段进行一次临时聚会,使其处在运动当中却在势均力敌的对立因素中保持静止状态,整一、中性、自足、饱和、客观。当然,它们也可能随时分化,成为一种新的可能。

  关于作者

  孟繁羽,青年艺术家,1983年生于哈尔滨,2010年毕业于大连工业大学设计艺术学硕士,师从任戬教授,从事当代艺术&新媒体方向的研究,目前的研究课题是《“记忆漂移”下的后时空影像》,现为大连东软信息学院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