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佴旻无国界艺术计划在继续:自然之燃

发布日期:2015-12-14 18:51:16 【关闭】
摘要:

杨佴旻自然环境艺术计划

  自然之“燃”——杨佴旻无国界艺术计划在继续

  自“脸”的艺术之后,杨佴旻启动了名为“自然·环境”的无国界艺术计划。这也许将是历时最长远(可以无限期)、参与人数最多(可以是不分国界的各色人等)、覆盖面最广(可以覆盖全球)的一个观念艺术,称之“观念”或谓为“行为”,无非是沿用,我更愿意把它称为生态艺术(Ecology Art)。

杨佴旻自然环境艺术计划志愿者卡杨

  若非从“行为艺术”的角度说,杨兄的艺术“行为”较之他者,日臻纯粹而文雅,迥然于时人对行为艺术的旧有认识。言及行为艺术,多数人都有偏激、极端、疯狂的印象。自由坠落、身体、激浪、动作诗、维也纳行动小组、新达达主义、现场、介入品、演习……前仆后继,从走向拉萨、枪击事件、晒太阳、革命演习、自杀计划,到“芬·马六明”、为无名山增高一米、12平方米到植皮、食人、献祭……零艺术、池社、乡村行动组、兰州军团、厦门达达、新历史主义、东村、昆仑、渤海……团团簇簇杀将过去。行为艺术经历着自身的青涩、尝试、痛苦、摸索、彷徨、颠覆、震撼、反思、振聋发聩的呐喊,甚至自阉与他阉的煎熬……

  我在几年前的一篇批评里说:“十余年来,行为艺术为人所诟病。它被那些冠以艺术之名的暴力、血腥、自虐、色情的表演妖魔化了,呈现出的是各行其是、极端扬丑、道德渎犯与人性衰变。纯粹的行为艺术依然遮蔽在世纪的杂语乱流中。”

  于今,杨兄的“纯粹”终于从乱流里脱颖出来。无论是此前的《脸》还是今天的《自然·环境》,都有着文雅而诗性的方式,并不拘于一隅或一己,视角更为广阔,情怀更显博大,思想趋于深邃。从西雅图到东京到扬州,《脸》的行为便佐证不诬。到如今《自然·环境》也一样可放之四海,无限延伸,让观念和行为走向了文明与自觉。

  一如杨兄的诗、画,温馨而禅意,润朗而明丽、梦幻而绰约。如他所言,社会够诡异了,艺术也许需要一点极端、可以试验,破掉常规,但艺术让人恶心了不好。他画城市没有垃圾,画女人不要肉欲,让他的画儿远离人间烟火。杨兄的《自然·环境》以温和的方式、虚拟的隐喻图景昭示了人性贪欲对自然的侵害而反殃己身,在北京、洛杉矶、巴黎、东京、巴塞罗那、开普敦、柏林等城市,或放眼全球的视野,这一艺术行为都有星火燎原的意义,虽然以“火”为核心语汇和主体意象,呈现出来的却很梦幻,烛照的人类行径则深为痛绝,博人深省。而从具象的主题来看,谓为“生态艺术”更为契合,包涵了人性、自然、温室效应、社会、经济、能源、文化生态的内容和探讨话语,同时它也有着“公共艺术”的特征。

  杨兄将机动车(指汽车)作为主体,在游人如织的王府井步行街,他现场帖车,及时贴炫灿的融化效果为“低碳发展·绿色生活”的公益活动带来了幻变的色彩,而深化了一个严峻的命题。事后,当更多志愿者参与到这项长期的艺术活动中来,无限的延宕改变了固有的艺术的界定。其时,我觉得《自然·环境》的艺术主体也可以不拘于汽车,而延伸到地铁、动车、飞机,甚至手机、电脑、家电等(或杨兄考虑的是流动性—动态效果),甚至人本身,只是实行起来有难易乎也未可知。重要的还是行为与事象背后的信号对我们每个人的警示意义。

  正如我在另一篇文章中所说:“面对人生的鸡肋,面对灰色的人群、大街、钱币,拜金主义的怅望与凝视,荫蔽于破败的精神表象。狭义主义的个体体验视不断压缩的个人空间和持续恶化的周边环境于不顾,本能地寻找着自以为的快乐,关注着速朽易变的时尚潮流。人污染了自然,反过来又深受污染之害,是自食其果,抑或恶性循环……”

  此前,我曾以有别于惯有评论的形式为杨兄的作品赋词。就此,我还想以一首隐喻式的当代诗歌形式,作为这项艺术活动的一种延伸与诠释。

  志愿者卡

  蚀(自然之“燃”)

  ——作为艺术的延伸与诠释

  0

  我们无权质问灼阳

  即便在融化的时光里

  回忆那自然之“燃”

  1

  一列高铁承载着时代

  和一个怀胎的女孩儿 承受一样的命运

  狂热的旅行穿越荒谬的世纪

  对于惯于冷漠处事的人们

  呼叫没有问题 因此我抓住了傲慢

  那种非生态的自私

  自然主义的守望者 护卫着原生态的歌剧

  在空虚和悲伤提示的

  强迫叙事中 生活低劣而卓越

  我们制造时间,制造恐惧和温馨

  制造非生命的生命,制造污染和尾气

  带着消失的轨迹 发烧的注释

  不管如何刺痛 我们的记忆

  一个麻烦的行星,盘旋着永不凋谢的智慧

  成为我们自己的绊脚石

  雾霾穿过它的羞耻,径直地引用古老的表意

  汽车的触觉压倒陶器般的哭声

  退化的耕地流荡于浮华的城邦以外

  失去栖息地的飞鸟游鱼扛着它们早衰的青春奇特地活着

  刺痛自然的容量

  狂热的知更鸟无法解释的野蛮 个体的行为分崩离析

  挥动着一面欲望的红旗

  我无法原谅那道貌岸然的放纵

  历史也无能为力

  让我来模仿远古的忠贞

  可恶的拜物主义

  我愿作为雨燕的后裔

  以艰苦飞行 来对抗冥冥中的掠食者

  大海翻腾着皱纹 终将淹没所有的急功近利

  天地之间是一个 形而上的逻辑

  2

  我们询问迷惑

  一切遵循自然法则

  凡自以为伟大的就更为卑微

  我们和寄生虫差不多少

  最迟的是现在

  沥青已经剥夺土壤 钢铁剥夺绿色

  一个无数尸身搭建的掩体

  貌似华丽 转身

  已沦为废墟 海湾缠绕陆地

  将人类古今相连、命运相系

  命运满意地解决了自己

  伤感的道路 提高警惕

  掉落的太阳仍然很大

  愿望咂着尘土

  通常挡住这光线的 不仅仅是雾霾

  温室把阴影拉回起点

  它的皮肤消除了夕阳的顾虑

  一辆汽车的融化 被尖叫粉碎

  看 另外的世界从我们身边溜走

  这个缺乏理解的世界

  我们常常被拉到观众的席位上

  试着消除繁殖的压迫和斗争

  在从来不肯定的事实面前

  拇指阻挡了我或你的眼泪

  尽管通过心的一根木桩

  钉在那里 嘴唇脱水

  咽下你所有的承诺 最后的温情

  敲击着我们的骨头

  3

  喧闹声 植入神经 打碎了生活的底线

  生命只是短暂的抛锚

  大气包围着我们 进一步被我们污染

  自然力不可名状 草木一秋 似乎卑微

  说什么万物灵长 也不过是自以为罢了

  一双火的眼睛 燃烧成灰

  时间的名声 水土疲倦的流失 植被破坏 洪水风暴

  大自然不堪回首 城市森林里 石灰质的事件 不断地蒸腾

  建筑群粗大的毛孔 混合着生死攸关的气体

  蜘蛛易坏的编织无望地高悬

  欲望 易燃的气体 被带到火车上

  当农人的犁头分裂黯淡的平原

  我们像蛇一样愁容不展 一些开始腐烂的建筑骨骼 被重新扎牢

  命运继续匍匐前进 留出摆渡的位子

  愚勇的船只漂流在人们的唾液之上

  当潮声退去才发现 自己已搁浅于暗滩

  谁来照顾城市的空气和爱情 它们污浊不堪

  一些琐细的世事 也许就制造了无形的陷阱

  一个充满异议的世界 无法还自然以清白

  附庸的侵蚀 形如枯槁 很多人类的快乐建立在 其他事物的痛苦上

  空虚将抓住稻草 一个想法穿越一个风哮雨嚎的岁月的想法 断裂

  在黝暗的天空之下 被刀切过的河

  没有伤口 岁月浆洗出泥水

  风干在路上 污垢的 像毛毛虫

  爬进大脑 自然的包袱、现实的残酷

  抛给世人的烂砖头 那些需要电脑合成的虚幻

  弥补着精神的空洞 短暂的虚荣带来了饥荒

  我们像尘埃 永远的 充满忧患

  4

  历史 为什么像是如此心不在焉?

  她不知道 如何重新开始

  多年以后 当我们在镜子中瞥见

  一个可笑的身材 我们站立无助

  一个想法穿越一个风哮雨嚎的岁月的想法 断裂

  在黝暗的天空之下 她连同野性的心一起

  对一种新的冒险出逃 从他们的生命和责任中逃脱

  慢慢地昏晕 和微弱地在所有的生活和死亡之上

  结束她的结束 摇摇欲摆

  杨佴旻,当代中国画的重要画家,诗人、艺术家。祖籍中国曲阳,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学博士。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北京文艺网总裁,南京艺术学院校董,河北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美国圣赛德艺术中心客座研究员,胡润艺术榜少壮派国宝艺术家。杨佴旻的绘画作品,以创造性成功融汇传统与现代的色彩水墨画著称,同时涉足诗歌、装置、行为艺术创作。其肇始于2001年“第二届名古屋艺术朝”的行为艺术《脸》,在众多国家持续实施,并被列入世界十大冷血艺术;其创立于2012年的“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已成为当今华语诗歌创作的重要奖项;2014年5月,他开始以地球环保和人类命运为主题的《杨佴旻‘自然·环境’世界艺术计划》,得到全球范围内各阶层人群的广泛响应与支持,目前正在积极推进中。

  关勇,锦州人,现居北京,发表诗文、小说、评论若干,谙熟绘画,涉足影视。曾主持五年心理热线,做车钳工、艺术总监、编导、网站经理、杂志主编、策划人等。任《总裁世界》杂志主编,中大文景总策划、中国微电影与微小说创作联盟副秘书长、世华集团传媒总监、总策划,兼《艺术家》《环球企业家》海外版策划总监等。新著《拆穿人生的围墙:陪你度过每个夜晚》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