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轶士:钢筋水泥间的摹古生活

发布日期:2015-12-16 14:35:07 【关闭】
摘要:

  钱轶士是一位收藏爱好者。收藏有老家具、书画、瓷器、铜器等。他的朋友形容他“寓居在上海市郊一座公寓的复式顶层,家中宛若一个小型博物馆。门外自篆‘高隐’二字”。

  作为1977年生人,钱轶士的言谈举止、生活品味却完全是在“摹古”。包括“钱轶士”三个字虽然是自打娘胎以来父母就已替他取好的姓名,但是许多人还是以为这是他成人以后为迎合自己的喜好所取的别名。

  钱轶士现为上海博物馆古书画人工临摹组组长,自己亦醉心于绘事。他说自己收藏古器物不同于大多数收藏家的专题收藏,他在试图复原古人生活原境,藏品带有生活性与实用性,所以他收藏的品类较杂,家具、书画、瓷器、杂件,几乎囊括古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古书画算是他最早涉略的收藏品类。彼时他刚刚从上海工艺美术专科学校毕业,因为当时画册的印刷质量很不理想,为了找到书画作品供自己学习、临摹,他开始购买书画作品。“当时日本回流书画刚刚开始,一些小拍公司一月推出一次,价格也不算太高,曾国藩、李鸿章的对子万把块钱能够拿下,最多一万元,一些更小名头的三四千。”

  买了一些书画作品之后,钱轶士觉得房中光挂书画作品,感觉很像画廊,缺少呼应与变化,他就想到买别的传统器物去搭配,让家居环境更协调,他先买的老家具,“老家具和生活离得最近”。“我最早喜欢红木家具,但是红木家具多是清晚期、民国,我画国画风格取法宋元一路,希望书斋陈设氛围能往上追,感受到清中期以前的气息。”

  待到老家具置办得越来越多,总不能让案台、几案上空荡荡,于是需要各式各样的陈设器来装点,于是瓷器、铜器、文玩杂件相继进入他的视野。在此后的收藏过程中,钱轶士又逐渐形成了宋元铜器的专项收藏,收藏有七八十件宋元铜器,形成一个独立体系。

  钱轶士介绍说,自己对宋元铜器的关注,源于自己的前同事,现在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任职的陆鹏亮。“他最早关注到晚期铜器这一块,多次和我们谈起晚期铜器的艺术风格。”

  “就整体而言,宋元时段的铜器研究一直是在强大的‘三代语境’下进行的,主流学术界只是把宋元部分看作是三代的回响或是余韵。王牧最早在国内以考古类型学的方法对晚期铜器中的南宋至元部分做了断代研究。”

  钱轶士收藏宋元铜器的器型包括铜香炉、贯耳瓶、觚式瓶、葵口洗以及文房铜笔架等。兴许是出于职业惯有的严谨,钱轶士非常重考据,在从家中“小型博物馆库房”拎出每一件宋元铜器藏品做展示时,他都要相应地从权威出版物中找到类似的参照物作对照,包括《宋元的美》、《古物新知》、《遂宁金鱼村南宋窖藏》等,从其驾轻就熟的按图索骥能力可见,其在这一领域下过一番工夫。

  “我觉得宋元铜器一方面可以做横向比较,它跟宋元的瓷器、金银器之间存在一些共性,比如说有些器型,铜器里边有,瓷器里边也有。”他拿出的海棠形六瓣铜盏宋葵口洗和铜盏宋葵口双鱼洗就是典型的宋瓷造型。

  另一方面宋元铜器和夏商周三代铜器是不一样的,它不是在纯粹地仿三代铜器,它是借着仿古的旗号来创新,它虽然是追忆三代的兽面纹,但是宋元铜器的兽面纹是臆想之中三代铜器的兽面纹。因为宋元时期出土的三代铜器没有这么多,当朝对三代铜器实物没有概念,反而促成宋元铜器自我风格的建立,而这也是它的价值所在。

  在他家的很多个空间里,能望见一张榉木酒桌或一张平头案,上面陈设着一个纯白的瓷瓶,一个精巧的铜瓶,插一株疏朗的绿植,呈现一种简约、寂静的观感。他收藏的大多数藏品,都能够如此轮换着登场,为主人供给养分,提供创作灵感。

  钱轶士说,他很认同巫鸿在《礼仪中的美术》中所提到的观点,存在于博物馆中的文物都已非原境状态,比如说一件放在展柜中、聚光灯下的汝窑瓷器,当代人透过橱窗看它和宋人在生活中使用它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换言之,体悟时代整体的气息格调或许更加重要。

  收藏十问

  Q:你怎么走上收藏之路的?

  A:主要为了寻找学习绘画的材料。

  Q:你记忆中最早的藏品是什么?

  A:清晚期画家叶直画的四条屏山水画,当时花了600元。

  Q:你最喜欢的藏品是什么?

  A:一幅明代书法。

  Q:你的“收藏之道”是什么?

  A:收藏服务于生活,否则会被藏品所累。

  Q:藏品主要通过什么渠道收藏?

  A:拍卖、古玩市场、藏友间交流。

  Q:知道自己有多少藏品吗?

  A:我藏品种类比较多,大概三五百件,宋元铜器近百件。

  Q:你觉得自己是收藏家吗?

  A:我不是收藏家,我也不要当收藏家,我的藏品是为我的生活和艺术服务的。

  Q:你觉得收藏带给你的最大乐趣是什么?

  A:从古器物中获得很多创作的养分和灵感。

  Q:收藏中遇到过赝品或挫折吗?

  A:当然有。

  Q:有一天能放弃你的藏品或捐出吗?

  A:这个问题对我而言为时尚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