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庚春的法眼:抢救国宝《雪梅双鹤图》颇具传奇

发布日期:2015-12-16 14:50:54 【关闭】
摘要:
  苏庚春(1924-2001),字更淳,河北深县人,出生于北京的古玩世家。他自小秉承家学,又博闻强识,从父亲苏永乾先生在北京琉璃厂经营字 画古董行——贞古斋学习鉴定字画。后又师承夏山楼主韩德寿先生,耳濡目染,年纪轻轻便炼就了一双鉴别书画的慧眼。当时,他与刘九庵、王大山、李孟东并誉为 “琉璃厂书画鉴定四家”,郭沫若先生曾赞赏其“年少眼明,后起之秀”。1956年公私合营以后,苏庚春先生曾供职于北京宝古斋,任书画门市部主任等职。 1961年,他应当时广东省副省长魏今非的邀请,和王大山一起调到广东省工作。王大山因不能适应广东湿热的气候,不久便返京;而苏庚春则一直留在广东,从 此扎根岭南半个多世纪。苏庚春先后供职于广东省博物馆和广东省文物鉴定站。在京粤期间,他以其高深的学养和独特的鉴赏能力,为博物馆、图书馆、美术馆、海 关等国家机构鉴定或征集文物达数十万件,保护和挽救了很多珍贵的文化遗产。他的传道授业,所培养的书画鉴定人才已成为广东文物鉴定界的中坚力量。

  谁也不能准确统计,也无法说出苏庚春于20世纪六十年代初南下广东后,究竟为广东的博物馆、美术馆及其他文物机构征集了多少书画藏品,为国家抢 救了多少重要书画文物,但一提起苏先生的名字,广东的文博界几乎无人不知。大凡广东的博物馆、美术馆中有书画收藏者,几乎都有过苏先生参与鉴定或征集书画 的记录。据不完全统计,经其手鉴定、征集和抢救的书画文物有数万件,尤其是广东省博物馆——就笔者目力所及自1960年代初至1980年代中期苏先生退 休,他为其所征集的书画就有三千多件。在博物馆的书画账本、卡片、包首、布套甚至木柜上,到处都能见到苏先生的手迹。这些手迹包括一些鉴定意见、征集经 过、题签等,片言只语,字字珠玑。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所抢救的两件国宝级书画——明代陈录的《推蓬春意图》和边景昭的《雪梅双鹤图》,在学术界已是尽人 皆知。

  1973年,中国出口商品交易会在广州举行。苏先生例行对出口的古旧字画进行鉴定。按照当时政策,一些工艺品公司可以将不能进博物馆、美术馆收 藏的古旧书画出口,以此为国家换取外汇。这类书画,一般多为伪品,或即使是真品,但大多水平不高,属等外品。为了慎重起见,作为南大门的广州,每次多由苏 先生主持对这一批书画做最后把关,确信无误后才给予放行。在这一年,苏先生对天津送来的一件署款为“陈录”的《梅花图卷》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凭借他多年的 经验,他断定,这件品相完好、画幅巨大(纵29厘米、横902.5厘米)、被当地文物鉴定部门定为仿品的《梅花图卷》极有可能是一条漏网的大鱼。于是,他 以30元的价格为广东省博物馆买下来,带回馆里作进一步深入研究。陈录是明代早期的著名画家,他的传世作品不多。苏先生将此画与其他已有定论的陈录作品进 一步比较,发现系真迹无疑。该画引首有徐世昌和周右的鉴定名章,时人程南云题写篆书“推蓬春意”,拖尾则有明清两代鉴藏家刘昌钦、张泰、陈鸿寿、徐楙、卢 昌祚、姚元之、杨殿邦、夏塽、林则徐等题跋。这些题跋也是真迹,更加印证了苏先生的判断。后来,中国古代书画鉴定小组的专家们来鉴定后,也都认为是陈录的精品,并被定为一级文物。

  至于抢救国宝《雪梅双鹤图》之事,则颇具传奇色彩。在1982年,广州的文物征集人员从河南购买一批古旧书籍和字画,邀请苏先生去鉴定。当苏先 生对每件书画和古籍逐一鉴定完后,没有发现多少可圈可点的宝贝。在临走时,他突然对挂在墙上的一张颜色黯淡、发黄的旧绢产生了浓厚兴趣,觉得应该是一幅非常古老的旧绢。后来他花了490元将此绢购买,带回博物馆。他将绢上尘封的污迹小心翼翼地拭去,发现是一幅画有白鹤与梅花的古画,近而再摩挲,用放大镜审 视,发现在画的右上角有一炷香题识:“待昭边景昭写雪梅双鹤图”。苏先生一看,异常兴奋,因为画的风格与边景昭完全一致,而且又有边景昭自己的题识,当为边景昭真品无疑。苏先生后来将该画送往北京装裱修复,在题款下又发现了“边氏文进”和“移情动植”两方印,更进一步肯定了他的判断。20世纪八十年代后 期,启功、徐邦达、刘九庵、谢稚柳、杨仁恺等中国古代书画鉴定小组的专家们巡回鉴定到广东,看了这幅《雪梅双鹤图》后,均允称精品,并将其定为国家一级文 物。

  这类例子还有很多,比如在北京琉璃厂的大甩卖中只花了3元钱便为广东省博物馆收购到明末清初广东著名水墨花鸟画家赵焞夫的《花卉册 页》;1979年,广东省博物馆下属公司艺林轩文化发展公司吴振华等人从福建文物商店花1元购回被该店鉴定为赝品的徐悲鸿款《雄鸡图》,回到广州后,经苏 庚春鉴定,该图实为真迹,乃徐悲鸿画赠其侄子的应酬之作,艺林轩遂以人民币3万元售出……

  在苏先生所处的“当代”,他便利用其广泛的社会关系,为博物馆收藏了诸如潘天寿、傅抱石、谢稚柳、李可染、刘海粟、朱屺瞻、黎雄才、关山月、唐 云等人佳作。事实上,当时并不被以收藏古书画为主的文博界所看好的当代名家作品,现在已然成为博物馆、美术馆的新宠,而且价格不菲。目前广东的博物馆收藏 此类作品极多,这是和苏先生的远见卓识分不开的。

  人们常常将精鉴书画之人称为“法眼”,明代的书画鉴藏家华夏就有“江东巨眼”之称。以“法眼”而称苏庚春先生,当是绰绰有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