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谈追讨肉身坐佛:得知找到后烟花庆祝花好几万

发布日期:2015-12-16 18:12:56 【关闭】
摘要:

只要来到普照堂,林乐妙老人都会上一炷香。普照堂的佛像是在肉身佛丢失后一年按老照片仿造的。

  即使年过七旬,林乐妙依然看起来十分健硕硬朗,只要是聊到与“章公祖师”有关的话题,用不上几分钟,他的话匣子就会很自然地打开。林乐妙大厅依旧是“章公祖师”的事迹讲堂,他向来访的各路记者和周边村民讲述自己所了解的关于祖师爷的一切,兴奋时伸长双臂,手舞足蹈。

  关于“章公祖师”,林乐妙被认为是村子里最有发言权的人,10年前从教师岗位退休后,在村子里负责掌管着族谱。今年3月份至今,族谱被他从隐秘的房间里翻出来一遍又一遍。

  目前,福建大田县阳春村村民追索肉身坐佛起诉荷兰藏家一案,已经在福建省三明市中院获得立案,这也意味着章公祖师肉身坐佛跨国诉讼正式启动。

  “如果这次还无法追回章公祖师,将会是永远的遗憾,祖祖辈辈都会遗憾。”林乐妙对《法制晚报》记者说道。

  祖师佛像被盗后 村民假装买主访黑市

  法晚:还记得“章公祖师”佛像被盗时的情况么?

  林乐妙:1995年农历十月二十四日的早晨,村民们意外发现,一直供奉在“普照堂”的“六全祖师”突然不见了。看到佛像从普照堂消失时,我的第一感受就是心痛和气愤,村民们纷纷以最快的速度组织起来,想尽办法分头四处寻找。

  在阳春村村口的砖厂打听时,砖厂工人说在昨天夜里看到一辆黄色面包车经过,由于村道路窄,在与砖厂运砖货车会车时只得让对方先行,透过车灯的光影发现面包车内有一块红布包裹着的物体。

  这个消息一下被传开了,大家都明白佛像真的被偷了。

  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知道被盗后,村民是什么反应?

  林乐妙:我们便自发地去普照堂集中,开始分配任务,疯狂开始寻找。有的去泉州、厦门等地的大寺庙打听,是否有类似的佛像流落至此;也有在海关工作的本村年轻人时刻关注着佛像的出境记录;甚至有村民去和做佛像买卖的黑市商家打交道,假装成买主去他们的市场里做暗访。

  这样的寻找持续了三年,可还是一无所获。

  20年来,村民们从未放弃过寻找“肉身菩萨”的念头,无时无刻不关注着可能与“肉身菩萨”有关的消息,企盼其早日回家。

  祖师佛像被盗后 村民假装买主访黑市

  “文革”期间为避损毁 佛像被藏稻草堆两三年

  法晚:为什么村民会对章公祖师如此敬仰?

  林乐妙:从族谱上看,我们村子一直保留着对传统宗族文化的尊重与沿袭,自北宋年间普照法师(佛化名章六全)坐化成佛后,村民便拜其为祖师,世代供奉于村中林氏宗祠的“普照堂”中。

  章公六全祖师的事迹代代相传,方圆十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到了佛诞纪念日当天,各家各户会端着准备好的供品来到普照堂摆桌,光是供品就能摆满上百张八仙桌,而每一场活动需要准备的供品也不尽相同。

  尽管每到佛诞纪念日时村民们都要耗费不少人力物力,但“章公祖师”是大家心中的信仰,是一种精神寄托,大家不会去考虑自家的得失。

  法晚:“章公祖师”在历史上是否经历过其他劫难?

  林乐妙:1953年,阳春村经历了春季土地改革,我当时还是小学生,亲眼目睹了很多木质菩萨被烧毁,其中也包括用名贵沉香木制作而成的菩萨雕像,但祖师的肉身菩萨幸免,村民们提前把“章公祖师”像转移藏匿,这才躲过了被烧的噩运。

  1966年“破四旧”时,信“章公祖师”被当成了迷信,祭祀都需要秘密行动。村民们一直在秘密转移祖师佛像。佛像被转移时,甚至会在村民家的稻草堆里被隐藏两三年,只有少数人知道佛像的藏匿地点。因为当时他们都是单向传递藏匿信息,如果一个村民被叫去审查了,马上就会把藏匿信息传递给另一位村民,前赴后继以此保证佛像的安全。

  “文革”期间为避损毁 佛像被藏稻草堆两三年

  经济困难时期 仍雇人看守佛像

  法晚:听说在村里吃不饱饭的时候,还仍然在雇人看守普照堂?

  林乐妙:那是八十年代的事情了,之前一直看守普照堂的一位德化县许姓人的儿子来继承他父亲的事业,帮忙每日看守普照堂,并负责烧香和坐禅。

  当时村里生活很苦的,可为了能够保护佛像,使普照堂内香火不断,就每家每户按人头算,有男劳动力的就凑十斤粮食出来,给他当工钱,每年都是让他到各个生产队里去挑,谁家要是有丧事都会叫他去做法事,对他也是十分敬重。

  法晚:被盗后村子又新修了一个“章公祖师”像?

  林乐妙:看不到祖师的形象,大家都觉得心中缺少了一个精神支柱,为了填补心中的空缺,第二年我们按照“章公祖师”被盗前拍的照片,集资请了外村的工匠,用香樟木仿造了一座新的佛像,还镀上了黄金,直到现在这座佛像还是金光闪闪,村民们自我安慰,“祖师肉身游历去了,但他的神灵还在村子里呢”。

  但大家明白,这座仿造的佛像终究只是一种心理安慰,寻找祖师真身是必须坚持下去的事情。

  得知佛像被找到 烟花庆祝花掉好几万

  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您是最早什么时候得知“章公祖师”佛像在国外被找到的事情?

  林乐妙:今年3月份,最早是村民林永团在网上看到了匈牙利博物馆展出了一尊和“章公祖师”佛像很相似的文物,便马上向村民告知,消息一下子在我们村子传开了。村里很多人对“章公祖师”像身上痕迹的位置都了如指掌。因为太熟悉了,所以一看国外展览的坐佛照片就知道肯定是我们的。

  引起众多怀疑后,村民还委托在匈牙利的福建华侨去现场观察了“肉身佛像”,根据回馈的信息,更加相信这就是从我们村偷走的章公祖师。

  村民得知“章公祖师”佛像在国外被找到后,喜出望外,奔走相告,当时匈牙利当地的华侨代表马上就写了祷文,并在自然科学博物馆里现场诵读。我们也几乎零时差地在普照堂前进行千人聚会,每家每户都到堂前叩谢,然后村里又拉了一车烟花回来燃放庆祝,单燃放烟花就花掉好几万块钱。

  法晚:除了庆祝,你们还做了哪些事情?

  林乐妙:我们就想方设法搜集新的证据,提供给国家、省等文物专家,以求证实在欧洲展出的千年肉身坐佛确是章公六全祖师像。比如,从普照堂的旧物中,我们找出一张写有“开山恩主,显化六全章公祖师”的横条布幔,这条布幔1995年之前,一直挂在普照堂中。

  当时荷兰首相访华,我们还集体写信向他讲述关于佛像被盗的事情,希望他能够帮助我们解决,不仅是这样,只要有知道熟识的亲友在荷兰的,我们都会委托其联系接触此事,与荷兰收藏家沟通。

  佛像在阳春村供奉千百年

  村民不答应放在其他寺庙

  法晚:在这次追索中,也有不少年轻人参与进来,您怎么看?

  林乐妙:现在村里的年轻人都很热心,自己做了微信,又建了网站,通过他们的传播,让大家知道了“章公祖师”,知道了国家还有这样一个国宝。

  我们老一辈不了解网络,现在我也想通过文字记录,让大家了解更多的故事,我在大田县里出版了一本关于“章公祖师”的书,之前印的数量不多,这次打算再继续印刷,也方便传到网上。

  法晚:假如这次佛像还是无法追回,您会不会觉得遗憾?

  林乐妙:那是肯定的,会是永远的遗憾,祖祖辈辈都会遗憾。但就算是我们的晚辈,也会继续去找,更迫切地去找。

  现在村里的孩子们整天耳濡目染,也都会慢慢懂我们的遗憾。在以前每年正月里的“巡村”活动中,我们会抬着“章公祖师”去村里的各个角落,舞狮、发红包,那些年轻人都会争着来抬佛,小孩子也会扛着彩旗很光荣地到处走。

  法晚:最近荷兰收藏家提出,希望将佛像供奉到更大的寺庙中去,对此您怎么看?

  林乐妙:很气愤,坚决不同意。“章公祖师”千百年来都是阳春村供奉起来的,只要神灵愿意,庙大庙小都没关系。而且我们都在共同保护国家的文物,普照堂现在也在扩大装修,为了迎回“章公祖师”,谁会比我们还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