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英《剑阁图》的背后传奇

发布日期:2015-12-17 11:28:00 【关闭】
摘要:

  大抵四十年前,笔者寄居陕南汉中褒城对岸河东店,乃史上往来秦蜀古褒斜道起点,溯褒河北上时见循谷缘崖峭壁间遗留累累栈孔遗迹。遥想发生在此蜀道上明修暗渡、南征北伐真实故事,直让吾感及唐刘禹锡“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和陆放翁“古来历历兴亡处,举目山川尚如故”诗句而发思古之幽情……许是这番恋“栈”情结使然,多年后观摩仇英描绘蜀栈行旅高头大轴《剑阁图》,笔者又联想起的是同属“明四家”唐寅“栈道连云势欲倾,征人其奈旅魂惊”的《题栈道图》诗;同时未免生出这般观点:若道古之雅好书画者惯于航行旅途卧游随身书画遂有“书画船”说的话;则喜爱蜀道景致丹青手辈,该亦有“书画栈”说的吧。因为自唐“大小李将军”李思训、昭道父子《明皇幸蜀图》,到“画圣”吴道子嘉陵山水图,以及宋徽宗《宣和画谱》著录“南宗”山水画鼻祖唐王维《剑阁图》、《蜀道图》以降,蜀栈山水画作简直指不胜屈,画家代不乏人啊。仇英《剑阁图》就堪称该题材佳构且不止仅此一幅。明《汪氏珊瑚网名画题跋》间文嘉《仇实父云栈图》曰:王右丞(王维)《剑阁图》,余尝见叔明(“元四家”王蒙)临本,乃方尺小幅,石田先生(“明四家”沈周)广而为二图,余皆曾摹,今俱不能记矣。偶见实父此幅,不觉有似人之喜,因题其上。

  值得注意者,作为美术史上经典画作,《剑阁图》对后世画坛典范意义显著。纵然云栈人马跋涉画面乃古代山水画常见题材,如“扬州八怪”罗聘《剑阁图》富含送别寓意,但惟仇英《剑阁图》为后人楷模成为范本图式。像衡水中国书画博物馆藏明末张翀摹本,美国佛利尔美术馆甚至有两幅构图完全等同仇英本明清佚名“双胞图”皆然,其影响深远显而易见。究其原因,仇英技艺娴熟老到,将雪栈行旅冲雪克服剑关天险表现得惊险生动,一派“诗仙”李白笔底“山从人面起,云傍马头生”的“难于上青天”情形,无怪乎步其后尘者大有人在。康熙间《大观录·仇十洲剑阁图轴》为此既从艺术层面加以点评,且开该图最早记录道:笔力老苍,气韵神古,平生杰作也。山峰高轮大廓,水墨皴染,淋漓壮观,洗去自家窠臼,全开晞古(南宋山水画家李唐)生面。架阁桥栈,人物鞍马,穿林入镫,人骑、面貌、结束,移势换形,蔑有同者。大松柯顶,画法奇创,松干皴斫,如屈铁霜皮,鳞裂扪之,殆欲棘手。

  按鉴藏印记,《剑阁图》早期藏家为康熙十三子,封怡亲王的胤祥(1686-1730),除此鲜有更多递藏信息可资提取,但其实传世经历充满传奇。晚近藏书家孙殿起辑《琉璃厂小志》间署名“寂叟”《海王村游记》载:大宗伯延煦所藏仇十洲《剑阁图》,绢长丈许,人马履危栈而过,笔墨工致而奕奕有神;传为麟见亭家故物。宗伯,麟婿也。余初入京时,一见于寄观阁,云值八百金;乱后见于永宝斋,无复当时风韵矣,或者其副本也。此说跟北京古玩业界前辈陈重远编著《古玩史话与鉴赏》、《鉴赏述往事》中《回忆中的名画》,和《收藏讲史话》中《永宝斋文玩铺》等篇章,追忆《剑阁图》传为生平见诸《鸿雪因缘图记》的清嘉庆、道光间江南河总麟庆家故物,后由其婿延煦以八百两银售予琉璃厂寄观阁,光绪廿六年(1900)永宝斋化二百两银转买到手,旋以五百两银卖给某位翰林的流传走向基本吻合。

  案《八旗画录》:延煦(?-1887)爱新觉罗氏,字树南,直隶总督庆祺子。咸丰进士,官礼部尚书。工书画,尤擅山水;配完颜氏亦精绘事,时有赵、管之目。尝合作《避暑山庄图》,为艺林珍赏。岳丈完颜麟庆(1791-1846)字振祥号见亭,庆母恽珠乃“清六家”恽南田族孙女,庆子崇厚系清末民初北京首屈一指书画鉴藏家完颜景贤祖父。仇英《剑阁图》藏家亦艺亦贵身价背景,几已从一个侧面确保其弆藏非珍即宝;而笔者感兴趣的,在于麟庆续藏《剑阁图》跟其钦佩入住宅第旧主人经历之间是否存在必然联系?也即探讨《剑阁图》传承过程背后某种可能性。因为本位于今北京美术馆后街麟庆府邸,原系陕西巡抚贾汉复(1605-1677)幕僚、著名戏曲家李渔按其《闲情偶寄》造园理念替贾设计的“半亩园”(今已拆除)。而贾虽名列《清史·贰臣传》,却为清初恢复统治秩序立下汗马功劳。

  康熙三年(1664),贾因感蜀栈艰险,“毅然自任,誓不平此险道不去西秦”,遂以《谕曾司李》请顺治进士曾道扶“殚智竭能,襄此大举”。竣工又发《督修栈道牌》记述“平险为易”,将行旅履之色变汉中褒斜栈“阎王碥”路段“并力修凿”、“辟坦途”、“济险阻”,改为“观音碥”全过程。曾则有《栈道报成详文》总结。鉴于贾、曾整治栈道,化险为夷,系清初造福川陕交通重点实事,备受时人称颂。李渔特将贾、曾政绩文本作为治世必读列入所编《资治新书》;贾撰《修栈记》则被镌于观音碥摩崖;《抚秦修栈咏》诗碑今移置西安碑林。国史院大学士党崇雅以纪实见长《贾大司马修栈记》、《大司马胶翁贾老公祖抚秦修栈咏》,保和殿大学士梁清宽《栈道歌》与王豫嘉和韵等,今均见存于汉中栈道沿线壁间。此后,清初文坛领袖王士禛出入秦蜀数过观音碥,对由贾、曾督修,号称“云栈首险”的栈道亦多所叙述;就当时以文采取胜文豪暨诗人宋琬撰,独步书坛翰林院侍读学士沈荃书而时称“双绝”《栈道平歌》更予好评。其《蜀道驿程记》云:(《栈道平歌》)今已陷石嵌碑。余踏危石奔浪,仰视,略见仿佛,因赋诗怀二君。《渔洋山人诗集·壬子稿》遂有《观音碥》诗。

  有意思的是,官至刑部尚书的王士禛既钟情蜀道风光且爱鉴赏栈道绘画。《古夫于亭杂录·山川写照》云:余两使秦蜀,其间名山大川多矣,经其地,始知古人措语之妙。由此创作诸多相关诗文如《蜀道驿程前后记》、《蜀道集》、《陇蜀余闻》等。《池北偶谈·前定》又曰:往予在淮南,好观栈道图。有兴化顾生符稹工此技,妙入毫发,予令画绢素屏扇,凡十数,自为长歌题之,复以其一赠姊夫刘大田倬。既而予有入蜀之役,同行即刘君也。《昭阳顾符稹画栈道图歌》云:顾生画学李思训,尤工栈道兼骡纲。丹青金碧妙铢黍,近形远势穷毫芒……而据《渔洋精华录集注》考订,王爱观摩栈道画由来已久,并非始于入蜀;康熙元年已有《题〈栈道飞雪图〉送曾道扶之汉中》诗,即上述王以顾作栈道画激励曾协助贾复通蜀道本事。由此表明王为栈道画吸引当在顺治十六年(1659)至康熙三年选授扬州府推官结识卖画扬州顾期间。此后他有两度入蜀官差,终于实现并了却梦寐以求从卧游蜀道走向宦游踏访夙愿。《过剑门》诗“此身未了诗中画,细雨骑驴入剑门”句,当为这番心声的真实流露。

  王士禛(1634-1711)赏识栈道山水画家顾符稹(1634-?)字瑟如号小痴,江苏兴化人。用笔精致,设色雅丽,工细无敌,尤好云峦出没,临摹托古者俱多。《国朝画徵录》和《图绘宝鉴续纂》谓其画工细入毫发。扬州文士谢坤《书画所见录》亦谓:桥阁人物专师小李将军,金碧璀璨。寸人豆马,重山叠水,真有十日一树五日一石光景。余在高邮,见此大幅,拟购之,惜价太昂。此前金石学家翁方纲更赠诗赞云:万里烟江收寸黍,楼台金碧起锱铢。栈道图推远势难,曾闻缕墨极千盘。大同殿壁王维簇,有许青山一发看。清末藏书家杨锺羲《雪桥诗话》又曰:学小李将军,入能品。尤善栈道图,人马盘空,细极毛发。竹垞(与王士禛并称南北文坛领袖朱彝尊)集杜赠之。尤工远势,古莫比者也。

  考顾专攻栈道画在而立之年前后;王题其《栈道飞雪图》为早期作品,集中创作期在1662年左右专为王承包尺幅形式各异十多件栈道画。而以此为主攻方向绘画生涯,美术史上恐怕只其一人;很显然,王对栈道山水的嗜好,就培养顾绘画取向与最终定位起着关键激赏作用。广州艺术博物院藏绢本长卷《汉中胜览图》,就似属顾晚年感念王知遇之恩和两次登临连云栈并创作诸多蜀道、汉中诗后精心构思完成另一风格栈道图。至于康熙五十四年(1715)完成《蜀道图》,则可视为顾毕生从事栈道画重要标志。总之,顾、王、曾、贾由绘、赠栈道画,递进到身体力行督修栈道事例,堪称美术暨交通工程史上绝无仅有美谈佳话。

  而由王、顾演绎的这出因栈道画而起的画坛胜事,是否预示着亦曾同样发生在仇英《剑阁图》藏家麟庆身上?即先后主持交通、水利等事关民生工程这两位朝廷命官,麟庆是否因入住原属贾汉复故居半亩园,感及作为自己榜样的贾励精图治精神,进而感同身受,急起直追,仿佛王士禛般有意识主动收藏仇英表现蜀道行旅攻坚克难的《剑阁图》了呢?还是两者纯粹偶然巧合并无瓜葛。这一疑窦尽管尚无确切答案,却始终萦绕笔者脑际;因为对上述四者连锁因缘传奇案例印象深刻而挥之不去,简直容不得停止展开由此及彼合并同类,等量齐观,哪怕被目为捕风捉影、对号入座般丰富联想和发散性思维。就此蛛丝马迹略显端倪又费人射猜,耐人寻味的微妙传递关系,或许能成为《剑阁图》可持续研究的下一个学术命题,只不过其的真无疑乃不争事实,几无再商量余地。因为1985年3月27日中国古代书画鉴定小组赴“上博”检验馆藏古字画,《剑阁图》接受过多位国宝级书画鉴定家定睛谛审行注目礼。据当年随行和正式参与上手的劳继雄、杨仁恺两位专家新近出版的《中国古代书画鉴定实录》和《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笔记》公布的鉴定结论分别为:真迹、精;OO(两圈)……雪景精工!

  最后需确认者,《剑阁图》入藏“上博”系1953年12月沪上收藏家丁惠康价让,并非坊间误传1978年国庆后捐赠。此间“收购鉴别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纪录”档案披露,1954年5月28日下午2时于天平路40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沈迈士、徐森玉、柳诒徵、谢稚柳、潘伯鹰等13位委员对《剑阁图》进行复检。针对画间款署:吴郡仇英实父为东原先生堇制。和清初吴升《大观录》“图为东原作,班输在前,固宜运斤成风也”观点,潘伯鹰先生即席发言:题款字迹与仇的其他真迹题款一样。有人或者考虑到杜东原和仇英年代不能相接,这需要考察。但即使仇、杜年代不相及,也不能为此款不真的证据。因为当时可能有好几位“东原”。本画并未确指杜东原(明早期画家杜琼号东原耕者,世称东原先生)。且此画系怡亲王收藏,有收藏印鉴,亦可考见系属真品。徐森老接此话题表态:怡府收藏有的比宫廷收藏的还精。最后,谢稚柳先生一锤定音拍板道:这画经诸位重新鉴定,认为真迹,通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