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初界画大家袁江袁耀的艺术及市场走向

发布日期:2015-12-17 14:24:12 【关闭】
摘要:

  在清初的扬州地区,曾经出现了一批界画大家,专工亭台楼阁,他们在画坛盛行“四王”山水的环境下独树一帜,实难能可贵。其中以袁江、袁耀父子(一说叔侄)最负盛名,有“袁氏画派”之称。从袁氏二家存世作品看,袁耀作品比袁江更为精湛,可谓青出于蓝。

  工整严密 用笔精细

  袁江(1662—1735)是清代著名的画家,以界画名世,并与袁耀齐名。字文涛,晚号岫泉,江苏江都(今扬州)人。袁江是一位职业画家,主要在扬州和江浙一带从事艺术创作活动,曾偕子耀被盐商尉姓聘至山西太原作画多年。雍正时,召入宫廷为祗侯。袁江擅画山水楼阁,精湛绚丽,能粗能细。据《扬州画舫录》中曾记载:“袁江初学仇十洲。”中年后得“无名氏所临古人画稿,技遂大进。”袁江山水主要学宋代阎次平;画石多鬼面皴;楼阁主要学郭忠恕,工整严密。他善于将雄伟壮阔的山色与富丽堂皇的楼阁融为一体,所画山峦是用细笔作“弹窝皴”或“鬼西皴”,然后再补以楼阁长廊,用笔精细入微、一丝不苟,大大提高界画的表现能力。另外,袁江擅画巨幅作品,极富艺术和观赏价值,被推为清代“界画”第一。传世作品有《骊山避暑图》、《海山三山图轴》、《柳岸夜泊图》、《东园图卷》等,不少作品被海内外博物馆珍藏。从其存世作品看,袁江的界画创作手法大致上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对景写生;一类是凭借想象描绘仙山楼阁。他的作品也有两种风格。大部分是细笔工整一路的,也有少量用笔粗放一路的,偶尔也作一些花卉。这类作品不多。从画史上看,界画在东晋时代已同人物、山水画并存了,发展到宋、元时期就已达到高峰,但一直受到文人画的排挤。直到清代二袁的崛起,使得界画再现了宋元的辉煌。

  富丽秀美 广受青睐

  袁江生前就是职业画家,在扬州购买他画的主要是当时在扬州经营盐业的盐商。在扬州的盐商主要分为山西和安徽两地,安徽的盐商喜欢“扬州八怪”一路的写意花卉和竹石,山西的盐商则钟情于袁江的界画山水楼阁。袁江作品流传在民间的作品较多。据说在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北京古画商人,由山西运至北京的袁氏父子真迹,大小不下百幅。日本人尤其喜爱“二袁”的作品,他们往往会到美国纽约去购买。1983年纽约市场上曾推出过袁江的《桃花园》绢本屏风,由于描绘的是想象中的桃花园景色,富丽秀美,极富观赏价值。最后被一藏家以6.325万美元收购,这个价格在当时清代画家中属较高的。1990年袁江的《雪江归渔》绢本立轴在纽约卖到7万美元;《归猎诗意图》卖到4.5万美元。1994年袁江的《亭台仙阁图》在纽约苏富比拍卖会上以22.25万美元成交;1998年袁江1706年作的《仿宋人山水》通景屏条在北京翰海拍卖会上以264万元成交,创当时袁江作品市场最高价。步入21世纪后,随着中国书画价格的大幅上扬,袁江作品也水涨船高,2005年袁江的《汉宫春晓图》和山水十二屏条分别在翰海和中贸圣佳以89万元和88万元成交。2010年北京保利推出袁江1718年作《蓬莱仙岛十二通景屏》,此作原为北平大书画家、鉴藏家金城的旧藏,上拍后,受到众多买家热烈追捧,最后以1456万元成交,不仅创下袁江作品新高,而且价格突破了千万元大关。2012年袁1712年作《深柳读书堂》立轴在中贸圣佳获价1012万元,再次突破千万元大关。2013年《江山尽览图》在西泠印社获价345万元。近两年,由于艺术市场出现大幅调整,袁江的作品在市场上很少见,主要是拥有袁江作品的藏家一般不肯轻易抛出,尤其是在行情低迷的情况。从袁江存世的作品看,几乎见不到袁江敷衍的作品,几乎张张精彩。

  笔者以为,袁江的画作结构严谨,场面壮观,用笔工细,设色考究,具有很高的艺术观赏价值。预计未来他的作品会继续走红海内外市场。

  擅画条屏 青出于蓝

  袁耀是擅画条屏的高手。袁耀(生卒年未详)为袁江之子(一说侄),字昭道,江苏江都(今扬州)人。袁耀能继承父亲的风格,后来“习画疾飞猛晋”,竟与父亲同名,也称“二袁”。有关其平生文字记载极少,但流传作品较多 。袁耀早年在家乡扬州作画,与在扬州经营盐业的山西商人颇多交往。约在乾隆十二年(1747)之后,袁耀北上晋地,到山西盐商太原尉姓家中作画多年,作品包括有卷、轴、册页、横幅、扇面等。袁耀的晚年仍然回到家乡扬州,与“扬州八怪”中的画家罗聘(1733—1799)相识并亦有交往,一起合作过图册。袁耀在扬州继续从事其绘画创作,大约卒于乾隆四十九年(1784)之后。袁耀精于界画,而且擅长山水、人物、花鸟,宗法宋元。尤其作山水楼阁,构图繁复,场面宏大,设色讲究,局部精细入微,其精品胜于袁江。在他的存世作品中,绘制12条画组成的通景屏是袁耀拿手绝活,他善于“经营位置”,通盘考虑全图的总体效果,同时,又能考虑条屏在分割后,每一条画面的相对独立性。袁耀的绘画素材多为古代宫苑,尤其继承青绿山水传统。他将雄伟壮阔的山色与富丽堂皇的楼阁,很好地融为一体,既精细入微,又气势磅礴,有力地提高了“界画”的表现能力。传世作品有《水殿纳凉图》、《阿房宫图》等。

  作品精湛 市场青睐

  袁耀生前作品就很受藏家青睐,为此曾受扬州的山西盐商的聘请,到山西作画,故作品在北方流传较多。这一路的山水楼阁界画,在康熙至乾隆一段时间的局部地区内流行了将近百年,但是随着“二袁”的去世,这一画种日趋衰落,虽然尚有几个追随者,不过已不能形成什么气候,以至于最终在画坛上消失了。

  上世纪90年代国内艺术市场兴起后,袁耀的作品时有在海内外拍卖场上亮相。1994年袁耀的《深山行旅图》在纽约苏富比拍卖会上以22.25万美元成交,这个价格在当时也是相当可观的。1996年袁耀的《九成宫》屏条在北京翰海拍卖会上以363.1万元拍出,创下了袁耀作品的市场最高价。2005年翰海再出此作时,受到热烈追捧,不少买家你争我夺,互不相让,最后被一买家以高达1100万元收入囊中,不仅创下作品市场新高,而且价格突破了千万元大关。同年,袁耀的《湖光山色》在佳士得获价558.8万港元。2011年《水殿荷风》在中贸圣佳以529万元成交。2013年《绿野堂图》在北京华辰获价632.5万元。同年,《汉宫秋月》在嘉德以517.53万元成交,此作曾在2010年佳士得露过面,当时成交价362万港元,短短的三年时间涨幅高达近200万元,增幅相当可观。2015年《湖山行旅》被嘉德推出,估价8—12万元,上拍后,受到众多藏家追抢,最后以299万元拍出,高出估价高端20多倍,轰动拍场。

  鉴于袁耀在中国美术史上的地位,加上他的作品多为宏幅巨制,作品场面壮观,气势不凡,用笔精细,设色考究,具有很强的视觉艺术效果。预计未来他与袁江作品一起会继续走红海内外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