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背朝阳红欲霞——记北雁王罗飞

发布日期:2015-10-15 21:57:07 【关闭】
摘要:中国传统的民族艺术中,诗书画同源而异流。诗书画皆讲究格法、节奏、韵律,追求气息、境界和灵感。中国画,乃一笔落纸,优劣断定,不容更改,最足以表现个性。

  中国传统的民族艺术中,诗书画同源而异流。诗书画皆讲究格法、节奏、韵律,追求气息、境界和灵感。

  中国画,乃一笔落纸,优劣断定,不容更改,最足以表现个性。

  国画,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缩影。一个有造诣的画家,总是力图通过艺术形式的布阵,表现自己的意象。

  画不可不变化,人不可不高逸。则必慧眼视物,慧心悟道。欲识天地鬼神之情状,欲识山川开辟之峙流,欲识鸟兽草木之憨态,非走进大自然,领略大漠风尘,铸就琴心诗胆,书骨画魂。

  罗飞先生深谙意在笔先,“先具胸中丘壑”,如石涛所言:“搜尽奇峰打草稿。”有“北雁王”之称的罗飞,画作始终以雁为主题,依托笔墨语言而栖形感类,理入影迹。

  请赏他的大作《雁戏》——又是深秋,凉风飒飒,芦花放白,水荡荷残,数枝芦苇随风摆动。几只大雁在水塘荷苇间,相依相偎、情态亲昵,觅食嬉戏。……

  清·方薰《山静居论画》云:“意奇则奇,意高则高,意远则远,意深则深,意古则古,庸则庸,俗则俗矣。”2010年,罗飞《喜画千雁迎奥运》,千雁35米长卷,构图严谨,气势恢宏,细笔写雁,不呆不腻,生动之至,粗笔补景,笔纵墨放,生动地刻画了大雁的神情韵致。整个画面,大小主次,遥相呼应,疏密显藏,各得其宜,中心突出,静中求动,动中透灵。充分表现了荇藻飘动,浮萍游悬,悠然自得地栖息其间的生生之趣,画出了水与物的空灵透脱的质感。恬淡的诗意,幽静的境界,足以使人忘身于苇丛荷塘中,耳边只有疏落清脆的雁声鸣啾。站在画前,有谁能不为这凝神屏息、涤除尘嚣、沉醉于安静宁谧的氛围呢!

  画贵有已。笔墨写照人生,正是通过具象和意象的有机结合,才充分表现了画家内心深处的精神空间。罗飞的绘画主题已超越了题材本身,阐释了一种笔、墨、彩、水的物化语言与意象天成的创作意境。

  罗飞先生正是以气韵为本,从不生硬地裁剪堆砌古人的作品,充沛时代的生气与活力,所以,他的画深沉,有美学的厚重感,经得起咀嚼与品味。

  宋代大诗人周邦颜诗云:

    烟中列岫青无数

    雁背夕阳红欲暮

  画随时代,故改云:雁背朝阳红欲霞。以贺北雁王罗飞先生。

  附:著名文化学者、诗人王守勋哲理诗一首:

 

雁乡
 

        一望漫无边际的坚韧

        芦苇摇绿春天的眼睛

        露珠用一种颜色涂抹黎明

        雁翅把沉思的家乡触醒

 

        大自然选择一种姿势站立

        鲜活被修剪成会飞的精灵

        雁声掠过水的浮雕

        把我的每个毛孔都叫出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