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庆祥:用世界眼光收藏艺术带来的幸福

发布日期:2015-12-18 10:23:36 【关闭】
摘要:
  今年5月,在纽约蘇富比举办的一场“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上,大连万达集团以2041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3亿元)成功地将印象派大师莫奈的一幅佳作《睡莲池与玫瑰》收入囊中。而在2013年,万达也曾以1.72亿元人民币从纽约佳士得购入毕加索的名作《两个小孩》,引发了艺术界、收藏界的广泛瞩目,更让中国藏家参与世界艺术品竞拍的潮流由此兴起。在此,我们独家专访了大连万达艺术收藏负责人郭庆祥先生,通过他的视角,来看中国藏家的“印象收藏”,更看今非昔比的、更加强大和优秀的“中国收藏”……

  《中国收藏》:您眼中的印象派是怎样的?

  郭庆祥:印象派绘画是西方古典艺术价值观向现代艺术观念过渡期的绘画流派,代表了西方艺术思想的解放。西方艺术自古就注重实用性的功能和物质性的再现,经历了原始时期、古希腊时期、古罗马时期、中世纪等不同时代的发展和完善,至欧洲文艺复兴时期达到高峰,形成了西方美术的古典价值观。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如解剖学、透视学在美术创作中的应用,之后300年,对物象再现的写实画风几乎达到了极限。当照相术发明后,再现的写实主义绘画已被摄影部分地取代了,绘画方式必然另择其路。

  其时,在科学领域发现了“色彩皆产生于光”的光学原理,于是,一些画家依据光谱中的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来调配绘画色彩。但光又是瞬息万变的,因此他们认为,只有捕捉瞬息间的光的照耀,才能揭示自然界的奥妙……可以说,从印象派开始,西方绘画进入到注重个人感受、凸显个人表现的艺术新时期,这与中国传统文人画的情感表达有了某些方面的共通之处。

  《中国收藏》:在印象派艺术家中,您最喜欢谁?当您站在心仪艺术家的作品面前,您的感受如何?

  郭庆祥:对我来说,我比较喜欢莫奈的作品。特别是他那种笔触放松而又富有艺术激情的作品。其他的印象派画家,像雷诺阿、毕沙罗等人的优秀作品,我也非常喜欢。在这些心仪的印象派绘画面前,我能感受到艺术家本身的艺术生命力和创造力,让人心情愉悦、感动。

  《中国收藏》:从美术史来看,印象派、新印象派、后印象派的艺术家数量相当可观,但在拍场上,价位达千万美元级的基本都集中在莫奈、梵·高等几位艺术大家的身上。这是为什么?您怎样评价当下印象派作品的市场价格?

  郭庆祥:我认为还是要看艺术家的影响力和作品本身的艺术品质,除莫奈、梵·高以外,塞尚的精品力作也有逾亿美元的成交记录。

  通过百年来的艺术史普及教育,这些画家在全球具有影响力,在这段时期的绘画风格中他们也是代表人物。现在来看,印象派和后印象派作品,能获得世界上大多数人的共同欣赏和宠爱,也是导致其高价位的原因。

  《中国收藏》:在您看来,当收藏印象派作品时,我们的收藏具有怎样的意义?

  郭庆祥:艺术无国界,收藏无国界。不管是哪个地区、民族的艺术,只要对艺术发展有贡献,都是有生命力的。世界各大博物馆不也同样收藏着中国唐、宋、元等时期的优秀艺术作品吗?我们国家在那些时代创作出的艺术品在世界美术史中具有相当的震撼力和感染力,因此我们现在的收藏眼光就更需要全球化,好的艺术作品是全人类共享的。

  对于印象派的收藏来说,我们不仅仅选择了莫奈,其他艺术家的代表作也会被我们选择,而且不仅是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现代艺术各种风格流派的代表艺术家都在我们的收藏范围内。如塞尚、高更、毕加索、马蒂斯以及后来的抽象表现主义画家波洛克、德库宁等等,我们都在研究,因为这些艺术家都是视觉艺术形式和个性表现的创造者,他们在世界艺术史中占有重要地位。

  《中国收藏》:大约五年前,像蘇富比、佳士得这样的拍卖巨头的拍场上,参与印象派及现代艺术作品竞拍的亚洲藏家面孔很少,更甭说中国内地的藏家。如今,您和其他国内大藏家频频地现身“印象派及现代艺术”夜拍中,可以说让中国的收藏视野,以及海外顶级拍卖行的买家构成都发生了变化。这些变化在国内外产生了怎样的影响?收到了哪些评价呢?

  郭庆祥:首先,我认为,中国藏家面孔在海外拍场上越来越多出现是必然的趋势。因为国内藏家对艺术的认知逐渐成熟,如今吴大羽、吴冠中、赵无极等优秀艺术家的作品也越来越受到藏家的青睐,这也是中国藏家在逐渐成熟的标志。十多年前,吴大羽、赵无极等人的作品很少出现在中国内地市场,不少藏家对这些艺术家的成就都知之甚少。这就是艺术的生命力,时间会证明一切。

  佳士得和蘇富比对中国藏家的转型是认可的。这种转型可以说是从我们买下毕加索的《两个小孩》以后开始的、整个中国的一种收藏转型。比如大家开始关注印象派的名家、立体派的毕加索、抽象派的波洛克和德库宁……这都是很大程度的转型的体现。据我了解,这一转型使得从国内进入国际拍卖市场的资金增加到了6倍之多。而通过近年来的几次西方顶尖艺术品的成交情况,比如《两个小孩》、一些印象派作品,以及这次国内藏家拍下的莫迪利安尼《侧卧的裸女》,可以看出当下不少资金都在转向欧美市场,这也从一个侧面映证了西方的绘画艺术在艺术史上所占有的地位和分量。

  我们为什么能够走向这种转型?为什么《两个小孩》能够带动转型?实际上,在我们出手购藏《两个小孩》之前,大家对于西方艺术品并非没有研究,问题还是没有勇气下手。因此我们带头出手,给大家带来了一定的信心。在这点上,不能否认,我平时针对学术性收藏理念的很多写作和研究还是有效果的。实事求是地说,我感觉到大家还是认可了“艺术家要凭作品说话”这一点。

  国内藏家的不断成熟,应该归结于学习和研究的结果。此外,每一个藏家背后的专家也更加认真了,他们对藏家负责任,帮助藏家做出了正确的、理性的决定。

  《中国收藏》:您觉得未来印象派作品的收藏,会在中国继续升温吗?对于想要收藏印象派作品的藏家,您有什么建议吗?

  郭庆祥:世界上优秀的艺术作品都是藏家的收藏目标和愿望,它是全球性的,印象派作品也不仅仅会在中国继续升温。这是一种国际性的艺术认知,我们参与的是国际竞拍,拼眼力也拼实力。在未来,这些在世界美术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作品会长久占据人们的艺术情怀,这就是艺术原创的感染力和生命力。

  其实从感情上讲,我们很希望收藏更多的国内艺术家的优秀作品,但另一方面,我们对西方艺术品的收藏,也能触动和激励国内艺术家去为艺术真正地创作,不要在浮夸的金钱社会和逐利的泡沫市场中迷失自己的艺术方向。

  最后,我也希望向大家倡导:不管是哪个国家的哪位艺术家,只要他能创造出优秀的艺术作品,就是给全人类带来了幸福感,而不是说哪一个民族、哪一个国家如何如何了。艺术真的是无国界的,真正好的作品是全人类的享受、全人类的收藏,也会给全人类带来幸福感。这就是艺术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