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战争:孩子的爱好成全还是克制

发布日期:2015-12-16 16:00:57 【关闭】
摘要:

  对于孩子的要求,我们这代人一直保持着有节制的满足。我们知道我们太爱自己的孩子,但也知道不能溺爱孩子。当我们的孩子到了喜欢玩具的年龄,要求开始多了起来,甚至不断打破我们为他制定的玩具购买规则和计划。这时,我们的克制便成为一种本能反应,一旦孩子提出要求,便不假思索地提出反对意见。

  

  在我们家,一直有一场关于玩具汽车的战争。

  虽然家里有辆车,但这并不代表我对汽车有多大的兴趣。对于大街上跑着的那些汽车,如果把标志抠下来,在我看来他们就没太大区别了,无非高点矮点,胖点瘦点。所以,从遗传这个角度,无法解释小葱对汽车的热爱程度。

  已经记不清,是在他几个月的时候,还是1岁多的时候,小葱拥有了自己的第一辆玩具车。然后就开始了疯狂收集各种玩具汽车的历程。当然,他最初的玩具车都不是特别贵的车,很多是几块钱一个的小塑料汽车。后来慢慢有一些贵一点的合金车,三五十块的。再后来,有朋友送了他一辆遥控吉普车,价值数百元。

  但这不是重点。小葱对车的爱,并不在乎数量和质量。不管是最便宜的塑料车,还是亮着灯唱歌的正版合金车模,他都能单腿跪地,用手推着游走很久。看着人在那里,但其神思早已和汽车融入某一个幻想的情景。他对车的观察和我有很大区别,在我眼里看着没什么区别的汽车,在他那里有着截然不同的差异,每辆车从“眼睛”——也就是车灯的形状,到排气筒的数量,他都了解的清清楚楚。有时还等着车底部那些装样子的管线看半天。

  

  “爸爸,这是一辆生气的小汽车,你看他的眼睛。他说:‘我要跑很快!’”在他的世界里,汽车不仅有表情,也有心情,还有内心活动。这些都是看汽车的眼睛鼻子嘴巴看出来的。托识字的优势,我能教他认识一些汽车的牌子。最早是我认识的宝马、奥迪、奔驰,后来是马路边上的大众、福特、雪弗兰。实在不认识的,我就回家帮他上网查一下。

  后来,他就自己在马路边上喊了:“看,奥迪!两个烟囱的奥迪!”“宝马!生气的宝马。”

  一开始我以为他像我一样,通过汽车的标志识别汽车。但后来,在一些汽车书上,有些模糊的图片,汽车的标志并不清楚的时候,还有一些不带标志的盗版车,他也会喊:“看,兰博基尼!”

  “真的么?你瞎喊的吧。”我满腹狐疑。

  “不是,真的是兰博基尼,你看他的鼻孔。”——原来,他早就不需要靠标志来识别汽车了。他早就可以通过车体外观和造型来识别一辆车了。那是他爸爸目前和以后都做不到的。

  小葱的玩具车越来越多了。到3岁的时候,小葱的玩具车数量就以百辆计了。当然,这期间,他每次为获得一个小汽车也做了各种努力,比如放弃买零食的机会,比如放弃看动画片的时间,比如毫无尊严地哭闹……才换来这一堆属于他自己的“财富”。尽管如此,全家人还是一致认为,不能这样买下去了。于是,无数次的战争打响在商场里的玩具柜台前,以及也有在无数次起床的早晨。

  上幼儿园后的第一个国庆节长假,游山玩水见亲戚。儿子玩疯了,也玩野了。再次回到北京,一说上幼儿园就开始情绪低落,到真的要去的早上,还没睡醒的小葱崩溃了,哭着闹着,不去幼儿园。

  没人能和没睡醒的人讲道理。所以只能采取强制行动,强行穿衣,强行抱下楼……但是,小葱从小体能极佳,反抗起来力度和韧劲相当可怕。黔驴技穷,只能跟他商量说周末买玩具车。第一天总算去了幼儿园。但第二天,这办法无效了。他等不及周末,非得立刻就要。我只好说,明天早上醒来你就能看到了,勉强过关。

  当天下班,我就跑到就近的小超市翻玩具柜台。品种太少,能够让他满足的并不多。随手拿了个小拖拉机回去,藏起来。只等第二天早上能起到作用。但没想到,到了第二天早上,他看不上这车,说这不是他想要的车。我知道,他想要红色的兰博基尼,但他已经有一辆黄色的遥控兰博基尼。我觉得重复的车型要那么多没意义,但这只是我的逻辑。

  深深地挫败感。一个有着心理咨询师资格证书的爸爸,一个以做亲子家教书为职业的爸爸,对自己的儿子束手无策。此时所有的儿童心理学的东西,所有家教理论,都失效了。

  那天,我的反思结果是:对孩子,不是所有的要求都要满足。但是,也不是所有的要求都要拒绝。

  既然他爱车,如果经济条件允许,为什么不去满足他。我们小时受经济所困,从来不敢奢望彻底满足自己的愿望和需求,所以,我们学会了节制,学会了压抑需求。最终这种习惯,成为了我们的行为模式。结果是,长大后的我们,对于满足自己的心愿视为一种纵容和浪费,甚至是犯罪。对自己如此,对自己的孩子也是如此。

  我决定满足他一次,但要有策略地满足。他爱车,但不一定必须是汽车玩具。事实证明,用汽车保有数量来满足他,作用越来越小。所以可以考虑载体,比如可以是汽车的书呀。于是我逛进了书店,成年人图书和杂志架那里。上边陈列着两排汽车杂志。我记得有一次,在一个报亭,小葱看到了一本汽车杂志,他说我想要那本汽车书。我说,那是给大人看的,就应付过去了。此刻,我开始觉得这也许是个好东西。里边有大量的汽车图片,还都是最新潮的,够他消化一阵子了。

  我有生以来,还从来没买过一本这样的杂志,连定价都猜不到是多少。上前一看,还好,最便宜的十五块,稍微贵点的也不过二十块。都挺厚的,连广告也还是汽车,我很欣慰。

  最终,我挑了一本十五块的,比了比厚度,比二十的还厚,就更欣慰了。

  

  我并没有等到第二天早上,而是在晚上睡觉前一小时就给了他,作为他按时刷牙的奖励。他果然高兴得不行,叫嚷着看了一个小时,让我讲这讲那。除了漂亮的汽车外观,杂志里还有些内部构造图,我继续做识字机器:这是涡轮,这是减震器……好吧,鬼知道那是些什么东西。

  那天晚上,他抱着杂志睡觉,还不停地咯咯笑,真是乐疯了。第二天,我提前叫醒他看了几页,他就醒明白了,又高兴地看了几页,然后痛快地去了幼儿园。

  我曾经总结过,玩具车给小葱带来的种种益处,以及我们正确引导的成果,以说服自己成全他对汽车的疯狂热爱:

  比如,他从汽车牌子开始了认识汉字和字母,在赛车游戏里认识了英文游戏菜单。

  比如,他从看一本叫做《认识汽车》的漫画书,开始了自己的绘本阅读之旅。

  比如,他从汽车的视角,认识了红绿灯、高速公路、汽车限速、行驶标志,到认识整个城市。

  比如,他学会自己做第一个绘本小册子,里边画的是他自己讲述的一个关于汽车的小故事。

  比如,他学会了用汽车表达自己对父母的爱——

  有一次,我逗他玩:“你长大了给爸爸买辆宝马好不好?”他肯定地点点头:“好!”

  但第二天,他反悔了。“爸爸,我不给你买宝马了,行不行?”

  “为什么?”

  “我想给你买个科尼塞克。”

  这四个字,在陪儿子玩赛车游戏之前,对我来说,就是四个无意义音节。但当时我已经知道,那是一种高级跑车,长得像鼠标。儿子还曾经拿一个坏鼠标不放手,抱着说是科尼塞克。

  所以,我差点感动疯了。

  “妈妈,我要给你买兰博基尼。”

  “好啊,可是我不会开啊。”葱妈说。

  “……哦……可是我会啊!我说的是我长大以后,那时我就会开车了,我带你!”

  她妈也感动疯了。

  

  所以,我们打算继续守望小葱在他的汽车世界里成长。并不奢望他成为一个汽车方面的天才,只是想让他尽情感受到这个世界的有趣与美好。而我们也相信,长大后的他一定更加懂得成全自己,成全他人,再也不像我们一样,无端地克制自己对生活的热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