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红包

发布日期:2015-12-19 09:12:15 【关闭】
摘要:

抢红包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红包”与“过年”、“发红包”与“拜年”之间形成了根深蒂固的联系。在小编看来,网络红包不过是一种社交行为的延续。通过“钱”,除了感到过年的喜庆,人与人的祝福显得更“诚意”了,大多数人不是真的为了抢到的那几毛几块钱。小编小时候,拜年是走街串巷,走进家门拜年,后来演变成电话、短信拜年,后来到微信、微博拜年,随着科技与网络的兴起,几乎每个春节都会流行一种新鲜的拜年方式,红包这种方式真能在网上制造出跟现实中一样的“年味儿”吗?

抢红包

抢到的是几毛还是几块又怎样呢,重要之处在与与他人的互动、传递情感。红包真的传递了情感?恐怕我要持悲观的态度了,因为在朋友聚会也好、公司年会也罢,现实的沟通变少了,取代的是人人抱着手机刷屏抢红包。越是应该团圆的日子,越是凸显出了网络人际关系的虚无缥缈。我开始怀念小时候走街串巷的日子,那是不是科技进步的代价就是人际关系的疏离?我认为未必,网络是一种工具,工具是服务大众的工作生活需求,进而服务于大众的情感需求。拜年是中国上千年的文化传统, 网络的便利,也正是网络的限制。在网络上,有没有一种比网络红包更贴近人的情感诉求的拜年方式。

抢红包

近日,阿里低调发布一款办公“聊天”神器钉钉,试图打造新一代的团队沟通方式,笔者发现,钉钉其中一个功能用在异地拜年中更能高效地实现情感传递:用户选择要DING的附件,设定目标用户、提醒时间和提醒方式,钉钉系统便会在指定时间将重要消息通过短信或电话方式送达。“用户可以借助这个功能,将拜年全家福、个人照片等通过附件形式发送给对方,形成一个多媒体页面,通过短信也可以访问。我们希望推广这种新鲜走心的新年祝福方式。”相比铺天盖地的红包,这种新年祝福方式显然是很走心,可见钉钉产品经理也相当走心,想到了这种比红包“更带体温”的拜年功能。过年了,虽然远隔千山万水,别让那一点点金钱成为亲人朋友之间唯一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