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人葛军用传统工艺呈现当代艺术创作

发布日期:2015-12-20 18:45:52 【关闭】
摘要:

  新的时代、新的审美理念,如何在新时代语境下发展传统手工艺,使其更加适应历史发展潮流,这是“紫砂人”葛军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我大二就已经开始办展览了,那时候所有时间都在搞创作,我爱紫砂,它是一个载体,最能表达我的内心感受……”,12月11日,著名紫砂艺术家葛军在苏州古玩城半日闲堂主办的“葛军紫砂艺术全国巡回展”上如是说。

  葛军是紫砂艺术界的“异军”,他不想恪守成规、重复历史、重复自我,于是从一开始就怀着满满的激情在这门传统工艺中寻求艺术性的创作突破。葛军用他勇于进取的精神,创造了紫砂界几个“第一”。第一个发明了紫砂装饰技艺“色饰法”;第一个对陶艺作品进行了指纹保险;第一个在艺术界的殿堂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个人紫砂艺术展……。

  有价值标准才有发展方向,一直以来,紫砂工艺市场价值的鉴定体系从某种程度上决定了紫砂工艺的发展方向。传统紫砂工艺看重泥料、器形和做工,对此葛军不以为然,他说一件好的紫砂作品应看重其本身所具有的艺术价值和工艺价值,就像书画艺术,宣纸的好坏并不是评定一件书画作品优劣的关键,关键还要看艺术本身,紫砂亦然。

  当然,强调开拓不等于丢弃传承,相反,开拓的基础是传承。葛军渴求开拓的信心来源于他在创作中的积累,对传统工艺的精益求精。他时时在观察这个世界,他去过很多地方采风,全国每个省、各大博物馆都去过,还去过40多个国家,葛军觉得这对他的创作很有帮助,一个艺术家要不停学习、积累、储备,这样才能厚积薄发。

  葛军说:“我的艺术创作都是自然流露的,真正好的作品首先自己要喜欢,从创意、创作到烧制、成型这一个过程自然而然,却也是个超越自我的过程。”

  在艺术创作方面,葛军思路很清晰,从早期成熟的作品《金钱豹》、《汉风》到《灵猴献瑞》,再到最近新创作的《行者》系列,他认为这是一个不断超越自己的过程,他说:“我没有想超过别人,只想超过自我。和自己较劲很有意思,也是看自己是不是还有激情,对自己也是一个检验。”


《金钱豹》系列套壶 葛军创作

  《金钱豹壶》是葛军1997年底,用独创的“色饰法”和镶嵌的技法创作,壶身像一只卧趴在地上的金钱豹,创意生动、惟妙惟肖。“色饰法”用传统原料、现代审美、现代配方、技法,在不影响紫砂壶功能与手感的基础上加以色彩装饰,丰富了紫砂的创作表现手法。


《将军壶》 葛军创作

  被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永久收藏的《将军壶》以长城烽火台为壶体造型,五十六块古城墙砖相连围成壶身,中国百名将军亲手签名,创意独特、款式新颖。


《行者》系列  一主题壶 葛军创作


《行者》 二正面  葛军创作

  最新创作的《行者》系列造型更为抽象大胆,工艺也更加复杂,葛军说:“动感行者,行者,我把它比喻成我自己的人生,我认为我在路上,我就是路上的一个行者,所以我认为是有动感的。”《行者》系列,壶身线条简洁,造型奇绝,富有韵律感,有强烈的时代感和形而上的抽象艺术特性。葛军用这个主题表达了艺术创作者的心路历程和超越的精神。

  这几个不同时期较有代表性的创作,呈现了葛军不同时期不同的艺术创作理念与实践。这一个个艺术创作组成了他的艺术人生。葛军说,他还在路上。在路上,中国紫砂工艺的发展离不开每一位像葛军这样具有创新精神的开拓者。

  艺术上有追求,葛军在几十年的创作生涯中不改初心,不停感悟外在、忠实地表达自我。在工艺上有信心,这些年的专业历练,他已获得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江苏省陶瓷艺术大师等称号。


《文明时代》葛军创作

  面对这些光环,葛军说工艺美术大师只是一个社会认可的称号,艺术才是他真正追求的。他说:“我从事的是艺术工作,工艺是表达我思想的一个手段,紫砂是表达我思想的载体。我们国家几年前就讲企业转型,要做创作大国,不要老是加工型企业,要做创作型的企业。对于艺术家来讲,我认为一样,思想应该指挥自己的手,在这方面我做了一些尝试。我追求的不仅仅是传承,我还要开拓!”(记者 鲁婧)


工作中的葛军

  葛军艺术简介:

  葛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国际著名陶瓷文化艺术大师、中国陶瓷科技事业有突出贡献专家、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江苏省陶瓷艺术大师、江苏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中国陶瓷文化研究所紫砂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景德镇陶瓷学院紫砂艺术研究院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