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中国家具的“三新”,老板们怎么办?

发布日期:2015-12-12 08:15:38 【关闭】
摘要:

康德说:一旦思想成为物质的奴隶,思想就不在拥有想象力和创新能力。

轶夫说:世界上还没有那个族群像当今的中华民族那样,所有人都把智慧和激情都用在追逐金钱和享受金钱上。

佚名说:无疑,中国家具的实力是强大的,造就了大量的财富拥有者。但随着家具发展的新秩序正在形成,部分家具品牌边缘化的危险是显而易见的,因为中国家具缺乏思想,缺乏发展的软空间。

一、怎么看待当下的家具行业:

自从中国被冠以“世界工厂”的那一刻开始,还没有那个产业集群像今天的家具行业这样——明星产业在遭受集体衰败!一方面有数据表明现有的家具存量可以满足13亿中国人20年需求的总和,另一方面:从2014年中国家具销售11.07%的增长到2015年接近9个点的增长,尽管总体收益在收窄,但总体上整个产业的躯体还在“冒热气”;一方面大牌家居横跨市场、整军布势,从上至下或由下向上到处觅食分羹;另一方面,家具行业的“马太效益”愈发明显;再看今年的深圳展和成都展,甚至诸多家居媒体拿来自“慰问”的上海展,都少有些虎头蛇尾的尴尬更是给全国的家具人痛点添了些辣椒水。要真正了解这个行业,还必须的从国家经济形势来由面到点。当下,实体经济在明显萎缩,金融在虚假繁荣,家居行业作为资源消耗型产业,除了税收和就业是红色经济需要的硬指标以外,显然与可持续、低碳、环保和双创的指导思想等是存在被边缘化的危险的,而中国经济的改革所谓的进入深水区,其核心是要把半行政体制之下的市场经济转型为名副其实的以市场自我调节功能来自我完善、自我良性循环的运行经济,其核心是建立消费型经济为主体的以市场为导向的自由竞争体制!著名经济学家许小年说过;优秀的企业和企业家不是看他上升期的扩展程度,而是要看他在下行期的生存能力;如果说从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相当于下了一场雪的话,那么我们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就明显知道,先前那种雪过天晴的一厢情愿是多么的幼稚可笑,对于家具行业来讲,真正的冰川时代才刚刚开头——中国家具行业开始了它低位徘徊的新常态。这主要是由家具行业进入的三个周期来确定的。

二、如何看待中国家具的新常态:

1、增长速度的换挡期;

从改革之初算起,如果需要用一句话来描述中国家具,则可以用黄金三十年是较为准确的,这种增长既彰显新兴经济体经济发展固有的市场饥渴感,也明显夹杂着市场的过度开发,原材料的掠夺式使用,过度依赖投资等等非持续性因素,再加上有几个工人、撘一间窝棚、开几个卖店就能掘金的底端性质,家具行业曾一路飚红,从出口到内需的增长到2013年底超过意大利和美国、德国等成为世界第一家具王国。对过去20年取得成就不能低估,但付出的成本也不能低估;中国经济的开放与搞活在全球化的助推下,短短30年就把全部势能都发挥出来,这就是高位增长的原因,家具行业也是如此,所以家具发展速度一被拉下来,家具市场的三块石头就浮出水面——即成本、债务、产能过剩。再则,市场经济的规律是自我完善、自我调整、自我平衡的过程,中国家具以内销为主,随着房地产泡沫在2008年开始破裂,一个具有5万个企业规模、600万从业人员、连续20年保持两位数增长的家具神话,在东方的智慧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市场经济的规律剥离了外衣,家具行业的裸体时代已经迫近,在风猛潮诡的深海上,作为船长,要么换挡减速,要么转舵取势,否则三个石头砸在谁身上都会葬身海底啊!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这种以做空市场去堆砌繁荣的做法带来的历史债务,其对后经济危机时代的家具发展造成的伤害与诟病谁能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