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伟与白玉兰的“水性”姻缘

发布日期:2015-12-07 12:42:48 【关闭】
摘要:

  全球知名涂料品牌、全球三大涂料品牌之一的宣伟,凭借百年的技术研发经验,通过整合水性涂料的上下游产业链,为国内知名家具品牌白玉兰“独家定制”完整的解决方案,帮助白玉兰深化水性应用,提高自动化生产效率,也解决了其生产过程中的环境污染的难题。帮助白玉兰实现油性涂料到水性涂料的产业升级,在应对国家环保政策要求的同时走出了一条自己的产业发展创新之路。

宣伟150周年logo

宣伟150周年logo

  大气污染、废物排放、工业制造升级等种种因素,对于跨入全面转型期的中国制造业来说,企业产品由“传统型”向“环保型”转型早已是大势所趋。国际市场上日趋严厉的环保法规对于家具产品提出了严格的环保要求,这对于中国家具生产厂商来讲即是挑战,又是机遇。在这其中,极具代表性的家具涂装水性化进程,正酝酿着一股变革性的力量。全球全球知名涂料品牌/全球三大涂料品牌之一宣伟(Sherwin-Williams)和白玉兰家具,两个行业的领跑先锋,正掀起着这场“水性”热潮。而由于目前水性木器漆仍然面临着“油润性不足”、“干燥时间过长”、 “硬度与VOC排放之间的矛盾”等物理性能和应用难题悬而未决。为此,宣伟和白玉兰针对水性漆的遗留难题,开展了一系列的探索,通过优化生产线设计,改变了水性木器漆的成膜效果,生产出了具有与油性PU漆一样的抗耐性,一样的丰润度,一样的美观度,完全可以同油性PU漆效果媲美的新型环保涂料,终于取得了VOC排放量减少了1107.31 吨,减比达到97%的巨大成果,同时提高了回收利用率,减少了危废产生,降低了综合成本,同时,干燥时间缩短至8-15分钟, 人均生产效率提升达60%,产品一次性优良率也得到了长足提高,最终推动了产业的转型与升级,实现了经济效益与绿色环保和谐共赢,成功地走上了创新产业发展道路。

白玉兰家具有限公司董事长沈忠民(中)与宣伟中国研发总监屈玉山(右)、销售总监张忠明(左)合影

白玉兰家具有限公司董事长沈忠民(中)

与宣伟中国研发总监屈玉山(右)、销售总监张忠明(左)合影

  白玉兰家具有限公司,作为一家大型环保厨房家具生产企业,目前的高端实木厨房家具和浴室家具业务畅销全美28个州。然而,伴随着2008年金融危机的到来,一方面,高端家具制造行业之间的恶意模仿、价格战愈演愈烈,白玉兰的“设计驱动”战略逐步失去了竞争优势。另一方面, 白玉兰主要针对欧美市场,而出口欧美的家具,最难的关卡在于油漆里有害物质(VOC)的残留量浓度,要想解决家具生产环节的VOC排放,溶剂型涂料转水性涂料是一种重要的解决方法,可以从源头上控制家具制造行业的VOC排放。凭借着灵敏的商业嗅觉,作为白玉兰公司的董事长,沈忠民早早的就意识到了市场的危机与机遇。要想保持市场竞争优势,白玉兰必须走一条不一样的发展道路,“油改水”迫在眉睫。

  传统的水性漆膜干燥,缺乏油润性,且通透度、耐溶、耐腐性差,这些与白玉兰的要求相差甚远。要进行“油改水”项目,沈忠民提出了“3+1”水性木器漆涂装工艺理念:即“三”个维度方面的平衡,也就是应用的合理性、标准的可操作性、成本的可控性;“一”是基本一致性的效果,即水性漆的物理性必须接近PU漆的性能标准,简称 “水性工艺、油性效果、油性价格”。白玉兰曾与多家国内外多家知名化工和涂料企业合作开发,效果不甚理想. 尤其是在对水性漆的物理性能上进行了无数次的改良,但始终无法攻克‘油润性不足’这一难关。沈忠民提出的“水性工艺、油性效果、油性价格”的“3+1”项目目标得到了宣伟的积极响应。在生产线工艺上,由于水性木器漆的成膜机理和溶剂型油漆的成膜机理完全不同,普通水性木器漆漆膜的细腻度、手感都没有溶剂型漆的漆膜好。为此宣伟选用了特殊改性的水性树脂,让水性木器漆的手感及油润性几乎和溶剂型漆膜相同,完全可以媲美,连挑剔的欧美客户也赞不绝口。

  清除了“水性漆油润性不足”这一路障后,摆在白玉兰面前还有一个难关——“干燥时间”。在国内,水性涂料最短的干燥时间为2个小时,这样的流水线至少要架几里路。2010年,宣伟德国团队的技术人员告诉白玉兰,干燥时间已经从三年前的40分钟能缩短至目前的8-15分钟。宣伟中国研发总监屈玉山和销售总监张忠明根据白玉兰的需求将当时欧洲最先进的水性涂料技术迅速引进到中国,并在青岛技术应用中心反复作了配方优化,根据宣伟水性产品的特点与白玉兰和设备供应商反复探讨确定最佳的设备布线。在宣伟的青岛实验室,白玉兰团队见证了水性漆的打磨、喷雾,干燥时间确实为8-10分钟,宣伟用亲自实践向白玉兰验证了他们的说法。

  宣伟与白玉兰在水性漆工艺上的另一个突破是克服了硬度与VOCs的矛盾。相对来说,普通的水性树脂硬度比溶剂型树脂要低,如果非要采用硬度较高的水性树脂,必须在配方中加入很多成膜助剂来帮助树脂成膜,而成膜助剂是VOCs的重要来源。为此,沈忠民选用了在乳液合成中使用的“核-壳乳液聚合工艺”,在提高漆膜的力学性能的同时,又减少了成膜助剂的使用,从而减少VOCs排放。

  油转水的试运营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从生产设备的采购,到人员的培训到施工方法的改进和随时出现的技术问题,都需要宣伟和白玉兰的技术团队迎难而上,齐心协力,排除万难。但是收益是巨大的,在对物理性能进行了无数次的改良,对水性树脂材料的筛选、涂装技术进行深入研究后,才最终改良出了适合中国制造及消费者认同,并具备高端物理性能的环保型水性漆,它具备无毒环保、无气味、可挥发物极少、不易燃爆的高安全性等众多优点。而且水性涂料可以循环利用,环比降低每月的生产成本,使得有更多的资金研发新产品,最终的收益群体还是消费者。现在白玉兰的水性橱柜大量出口海外,并在海外市场获得一致的好评。另一方面,“油转水”有利于白玉兰企业优化管理机制。水性涂料提高了自动化生产效率,可以拉开与中小型企业之间的差距;其次,随着社会的发展,环境问题将是一个越来越被重视的问题,水性涂料不但可以改变整个生产环境,还能改善员工的工作环境,节省了人工成本,提升了工作的幸福感,增强员工的稳定性。

  在这个过程中,宣伟提供的不仅仅是涂料,更多的是着眼于细分市场、全方位、个性化、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 “我们携手国际团队,提供集现场调整配方、调色、技术调整、应用实施,调整设备参数及工艺以达到最佳工艺等一系列服务,我们还为白玉兰成立了快速反应团队;另一方面,与白玉兰的合作,使得宣伟水性涂料技术有了更高层次创新和突破,在满足更复杂的美式涂装工艺上颠覆了传统的油性PU涂装技术和相对简单的欧式水性涂装工艺。我们愿意与白玉兰一同成长,共同致力于中国家具行业油转水,践行绿色涂装技术创新,为子孙后代共创一片蓝天!”宣伟工业涂料中国区销售总监张忠明感叹到。

  如今的白玉兰,已经得到了包括全国水性木漆器产业联盟、水性平台、家具行业和国家各级环保部门的高度认可,为保护环境、改善环境做出了很好的示范作用。依据2013年的产量核算,“油转水”之后,白玉兰生产线的VOC排放总量减少了1107.31 吨,减比达到97%。转型后生产效率不断得到提升,人均生产效率提升达60%,产品一次性优良率也得到了长足提高。白玉兰还拥有“D6007”甲醛检测实验室,并得到了美国“SGS”的认证与授权。所有产品都通过美国橱柜协会“KCMA”的检测,在2014 年3 月份还取得了美国“UL”的“GREENGUARD”绿色卫士认证。绿色已经成为白玉兰一张响亮的名片,同时也带动了市场销售,产品呈现供不应求局面。

  宣伟促进了白玉兰的水性产品和技术的应用及发展,而白玉兰的成功之路也推动了涂料行业新工艺的研发。两家企业以前瞻性的眼光和“乘风破浪”的决心,创造了更为环保高效的革新产品,进而推动并引领整个行业的技术革命。在传统制造业遭遇产能过剩,人口红利消失和要素成本提升的制造业危机而导致部分企业家转身炒楼、炒股、买奢侈品、买古董,从而造成制造业的“空洞化”和经济的局部泡沫大环境下,白玉兰和宣伟顶住了压力,坚守本业,努力在技术研发、客户服务、渠道创新、品牌打造等方面寻找的新的优势。用自己的行动,兑现对环保事业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