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张俊和中国水墨不得不抒的情

发布日期:2015-12-07 17:36:33 【关闭】
摘要:

张俊的艺术探索起始于20世纪70年代,从20世纪中国艺术发展历程来说,他亦不能完全逸出1949年之后形成的“官方现实主义传统”。不过,他在这种具有浓厚的政治宣传性质的艺术话语表述系统中并未停留太长时间。


他的这种也许自身未能觉察的态度和感知方式在很长的流延时空中,成为规定他的艺术创作方式的核心因素,通常意义上的“艺术风格”也由此生成。他遵循的依然是“在传统的基础上延伸”的理念及笔墨语言反映现实生活的创作原则。张俊自然而然地从艺术的角度发现了他的生养之地——太行山,可以想见,他第一次拿起画笔面对太行山激动而复杂的心情。表现为本真单纯的存在状态。“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


“艺术乃一种与自然相平行之和谐。”这句话中的关键词是“平行”。艺术与自然并不是客观时空与主观时空的对立,“而是应如梅洛-庞蒂所言,是两个相关的运动:一方面是画家向着风景的深入,另一方面是在这个过程中自然本身的包容性绽放。”对于张俊而言,艺术与自然的关系就是“山”与“我”的呼应结构,二者始终平行,在此,似乎已不存在主客体之分,两者都是保持独立生长状态的个体。

张俊对“风景的深入”,首先表现在对太行山地质地貌特征的深入观察,并由此做出的对“景”的类别区分:遗迹、古宅、老树、滩涂、巨石、民居、古道、陉关等。,张俊对太行的探察与认知,是局部与整体的交互与反复,渐趋深入扩展。由此,太行的万千气象奔涌而来,时空绽开的如一枝风中的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