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利十周年 “无价之宝”带动超级古董夜场

发布日期:2015-12-11 14:56:39 【关闭】
摘要:

保利十年秋拍超级古董夜场带动全球艺术品拍卖市场

  导言:2015年12月7日:北京保利十周年秋拍开拍的第二天。在人们期许的目光下,本夜场的古董部分共分三个重要专场依次亮相。令人满意的成交结果似有一扫市场阴霾的迹象——“吉金——重要私人收藏明清铜炉”赚得百分百成交率,总成交额为1300万;“过去佛、现在佛、未来佛——speelman密藏梵像聚珍”同样摘得白手套,总成交额达1.9亿元; “禹贡——十周年古董珍玩之夜”亦精彩纷呈, 成交率87%和总成交额分别为2.5亿。 。

  “重要私人收藏明清铜炉”斩获白手套

明中期局部鎏金莲塘婴戏瑞兽纹熏炉

  自北京保利2014年春季“吉金”铜炉专场首度亮相,至今已举办四次专拍。甫推“吉金”时,借“绿锈皮色、明清红皮”赏心悦目的皮壳吸引藏家的眼球;2014年秋拍从款识上引导人们认知铜炉,谓之:“品香炉、篆书款炉”;到了2015年春拍的“品香炉、花式炉”则尽展绚丽多姿的炉式炉样;及至今日,名人名藏更引来众目睽睽。纵览两年四拍,每一次都主题鲜明、层层递进、思路清晰、导向性强,使该专场渐具品牌效应。本次吉金专场,撷取明清铜宣炉25件,分为品香炉、官铸炉、明代中晚期铸炉、晚明私款炉四个版块,总成交额达到13,340,000元,成交率100%,斩获白手套佳绩。其中,明晚期蚰龙耳簋式炉以155.25万元成交,拔得头筹;另有明中期局部金莲塘婴戏瑞兽纹熏炉以149.5万元、明万历金太平有象冲耳熏炉以138万元位列本场二三位。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明代中晚期铸炉历来为藏家所忽略,然而在整个铜宣炉的发展过程中,从成化、正德到嘉靖、万历,铜宣炉俨然进入到了一个继宣德本朝之后发展的高峰期,无论是造型、皮色、款识,还是纹饰工艺,都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多样性与丰富性。例如拍品7306号为明晚期浮雕海水龙纹冲耳炉,此炉特殊之处为炉底不见款识,而以浮雕海水龙纹取代,且为五爪正面龙。目前,这种形式在铜宣炉中仅见。其珍罕也引来了超出想象的成交结果——8.5万起拍,经过多轮竞价以42万落槌。另外,拍品7315号明万历鎏金太平有象冲耳熏炉,特殊的器型加特殊的尺寸,最终以138万获得换手。拍品7316号明中期局部鎏金莲塘婴戏瑞兽纹熏炉,作为整场唯一的熏炉,其艺术风格、款识特征与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品十分接近,时代风格尽显,款识写法如出一人。最终也以理想价格成交。

  近来铜香炉的市场呈上佳表现,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有如下几点原因:首先明清香炉与其他铜器类不同,多属文房,而市场一直对文人用品有明显的偏爱;再者,因为明清香炉具备一定的存世量,收藏容易成系列,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使得其市场相对较稳定;最后,近来品香盛行,在一定程度上也加大了香炉的市场需求,很多买家购买香炉不仅为收藏,也为实用。正是追求实用,也使得香炉的市场表现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铜炉藏家陈先生说:“体型大的香炉应该更具收藏价值,因为其铸造难、工艺精,加上存世量少,以前的铜炉藏家往往会花重金去求大炉。然而,目前市场上大炉和小炉并无太大差价,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很多小巧的香炉,更具实用性,更讨香客们的喜欢”。铜炉市场的另一变化大概便是官款与私家款的价差。近年来私家款似乎更好卖,本场吉金推出的几件私款炉就颇受追捧。陈先生认为,这主要是因为受到王世襄先生的影响,因为王老的东西多为私家款,因而掀起了藏者对私款的追逐。但就香炉本身来说,官铸显然更加不惜成本,质量更好是不争的事实。

  speelman藏佛教专场——久违的亿元

十四世纪释迦牟尼 1.035亿成交

十三世纪交脚弥勒菩萨像以3392.5万元成交

燃灯佛

  佛教专场的拍品来源于知名古董商speelman的收藏,一开场就热闹非凡。第一件拍品曼扎壇城以17万起拍,至85万落槌。紧接着的过去、现在、未来三尊重要佛像将整场拍卖推向了最高潮:清乾隆燃灯佛以1300万起拍,经过多轮叫价以3910万元成交,获胜者为刘益谦;这件十四世纪释迦牟尼以估价待询形式出现,3800万起拍,被叫到9000万落槌,加上佣金最终成交价达到1.035亿元;另一尊十三世纪交脚弥勒菩萨像以3392.5万元成交,也远超估价。或许是受了这三尊佛像高价成交的影响,后面的交投整体表现不俗:拍品7341号是一尊辽代的观音,以130万起拍后,被一路追到730万方落槌。中国古董珍玩部总经理李移舟在拍后的采访中指出,能获得如此佳绩实属意外,对于大陆的古董板块,已经数年没有出过亿元佳绩,本次的成交实属为市场打了一个强心剂。

  显然产生佳绩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一因为拍品来源有序,著录清晰;其次知名古董商speelman的加持也很重要;再次,佛教艺术市场的逐年走高也让竞拍者心中有底气。难能可贵的是,佛教艺术的大放异彩是在市场下滑之时的强势抵力。从全球艺术市场看,纽约、伦敦一直到香港和内地,佛教艺术都有活跃表现。无论是收藏家或艺术商人都认为这一题材目前正处于一个“极其健康”的状态中。艺术品经纪人梁晓新评价当前佛教艺术市场:“投机和盲目的追捧心态在佛教艺术中所占比例非常小,甚至可以说没有。不像其他的门类,新的资金进来喜欢围绕某一个陌生的主题进行炒作。”众多佛教艺术的收藏家也认为, 相对其他门类来说,佛教艺术品的数量非常少,所以并没有炒作的前提,这几年稳步增长是自身提升的结果。同时,因为佛造像一直比较稳定,在其他品类表现不理想的时候便显格外突出。

  本次speelman的佛教专场齐集了不同时期、不同风格的造像,涵盖面很宽,不仅充分反映了老一代西方古董商的审美眼光,而其强劲的市场表现,也反映了大陆藏家对其的认可。与以往大陆客人只关注汉传宫廷造像不同,近两年,藏家的口味更为多元化。今年,尼泊尔的造像已经两番刷新纪录。先是一尊“鎏金铜观音立像”以822.9万美元在纽约佳士得成交,创尼泊尔雕塑拍卖的世界纪录;就在上一周,13世纪尼泊尔马拉王朝早期鎏金铜释迦牟尼佛立像以8000万港币成交,创造尼泊尔艺术品世界拍卖新纪录。而本次speelman的佛教专题更是强化了这一趋势:无论哪个时代、哪个文化、那个地域的作品,只要是精品,就一定会收到不错的市场反应。

  禹贡——顶级夜场 八件作品过千万

太上皇帝玺印

康丁方彝

明万历 俪松居藏黑漆描金彩绘青绿山水宫苑人物瑞兽龙纹顶箱大四件柜

乾隆御制大佛龛

  “禹贡”业已成为保利十周年推出的超级古董夜场。该场囊括了商周铜器、宋瓷名品、和阗美玉、江南缂丝乃至18世纪英国为乾隆宫廷特制之自鸣钟等精品。其中几乎件件都传承有序、可圈可点。 虽然拍卖的时间几近第二天的凌晨,然而现场买家却丝毫不见倦意。

  专场以青铜器开场,“康丁方彝”是目前可以在市场上流通的唯一一件鼓腹方彝。目前已知世界范围内有清代著录的鼓腹方彝只有7件,绝大多数为博物馆收藏。青铜器因文物政策的限制而罕见于拍场,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很多买家的购买热情。本件作品330万起拍,1300万落槌,可见得买家对青铜器依然是情有独钟。

  7353号拍品颇为戏剧性,曾被王世襄先生视为“无价之宝”,故委托方尊重王老之意以无底价上拍。当第一口价叫到50万后,随后的第二口便加了一个零 ——500万!一分多钟的竞价让这件作品冲至1500万落槌。同为王世襄俪松居旧藏之“大明万历年造”款大四件柜,无论从材质、铜饰件,以及制式、款识、髹漆、画面而言都堪称精美,这在大型古代彩绘家具中实属难得。有资料显示,同时具备彩绘、官款、明枨三要素的顶箱柜仅有此对,俨然成为髹漆家具中的孤品。据说王老为买这件组柜曾筹借巨款,而后在文革期间又被查抄,并差点留在了故宫,后于1983年归还。如此一段传奇的经历更使其身价倍增。

  另外值得称道的是7359号拍品——乾隆御制大佛龛。该佛龛造型源自木结构殿宇,主体为紫檀木精雕,局部配以铜鎏金饰件。背板一侧铭刻有汉、满、蒙、藏四体文字,记录了乾隆三十四年阿旺班珠尔胡土克图认看供奉新造无量寿佛像的经过。本佛龛整体造型接近高等级皇家宫室,自下而上可分为须弥座台基、屋身、屋顶三部分。其高宽比接近1:1,正面视之,极其震撼。铭刻提及的阿旺班珠尔呼图克图,在清代康雍乾三朝的历史文献中多有出现,是仅次于驻京八大呼图克图的重量级高僧,同样具有转世资格。而对于佛龛的用途,据背板铭刻,其制作时间为乾隆三十四年,为供奉三尊新造无量寿佛而作。无量寿佛为密教中西方极乐世界尊主阿弥陀佛的化身,因向其瞻礼可获延年益寿、渡厄脱困的福报,故而在乾隆时期得到了广泛供奉。翻阅史料可知,乾隆三十五年为弘历六旬寿诞之期,三十六年则是弘历生母、孝圣宪皇太后(即崇庆皇太后)八旬寿诞。由此于三十四年制作的本座无量寿佛佛龛,其庆寿致贺的用途显而易见。这件作品460万起拍,最终以1120万落槌。

  本次夜场的压轴大戏的玉玺为一方宝玺白玉质,交龙钮,印面8.2厘米见方,其上减地阳文篆书“太上皇帝之宝”六字。印台四面阴刻乾隆帝所作御制诗《自题太上皇宝》,诗云:“由古来云太上皇,徽称懿号谓非当。即斯六袠庆犹幸,加以双文愧莫遑。自问生平奚立德,永言绳继祝丕昌。窗明几净西铭謮,恰合随时爱景光”,并有“乾隆丙辰仲春御题”(乾隆丙辰即1796年,嘉庆元年)。该作品最终以6500万落槌。拔得全场头筹。

  据此,共推出15件古董精品,总成交额达到251,045,000元,成交率86.67%,共8件拍品超过千万元成交。再次印证了无论市场如何,最顶尖的作品一样会有超稳定的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