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利秋拍:“文人”与“宫廷”打造古代书画市场双引擎

发布日期:2015-12-12 15:49:09 【关闭】
摘要:

保利十周年秋拍古代书画夜场现场吸引了海内外藏家竞拍

  导语:“回归”成为保利十年秋拍古代书画专场的关键词,不仅仅是现场火爆买气的回归,更加重要的是古代书画价值重新“回归”到应有的价值中。以故宫石渠宝笈特展所引领的古代书画热,到苏州博物馆的明四家特展之仇英特展的收尾,这股古代书画的热流延续到保利拍卖的现场。

  “拍卖前我们为买家准备了1200把椅子,开场的瞬间我估计人数就已经超过1500人了,这种热烈的气氛可以和艺术品市场最火爆的时候相比较了。”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在古代书画夜场拍卖结束之后,对雅昌艺术网说道。

  超千万拍品尽数成交 买气“回归“

  保利在十周年之际特别策划了“十全武功”系列,以乾隆皇帝的人生总结词,加持此次“十全”大集合式秋拍。12月7日晚间,北京保利2015年秋拍“十全——中国艺术品超级夜场”在四季酒店正式举槌,整晚的七个专场的连续拍卖,让这个“超级之夜”果然不负众望。在今年整体经济形势不乐观的状况下,买家依然表现的斗志十足,海内外买家加入这场超级“战局”。

  晚间的拍卖注定是可以进入拍卖史册的一个夜晚,当晚的拍卖中集合了中国历代书法及法帖、十全——中国清代宫廷绘画、中国古代书画夜场,以及稍后的古董拍卖夜场,集合了近现代书画、古代书画、古董杂项等买家在内的客人。

文徵明《杂咏诗卷》 成交价:8165万元 保利2015年秋拍

  其中中国历代书法及法帖的51件拍品的总成交额2246万元;“十全——中国清代宫廷绘画”专场共推出10件拍品全部成交,总成交额2553万元,一半的拍品超过此前高估价成交。“中国古代书画夜场”47件古代书画精品,总成交额达到2.4亿元,成交率为87.23%,有六件拍品超千万成交。文徵明《杂咏诗卷》以2800万元起拍,经过长达半个小时的竞价后,最终以7100万元落槌,成交价达到8165万元,刷新个人拍卖的新纪录。在经过三个小时的激烈竞拍之后,三场共计108件拍品,总成交额达到2.8799亿元,为这次的“十全”系列再添了一抹重彩。

  雅昌艺术网也在现场统计过,这场拍卖会中显然是照顾了中高端藏家的收藏需求,首先开场的历代书法及法贴的专场,全场的价位并不是特别高,但是显然是把握到了市场的动态,最近大热的书法和碑帖都出现在本场,并且相比较与后两场动辄过千万的古代书画重器,这一场拍卖显然是照顾了收藏家的“情绪和口袋”,拍品整体估价不高。

  主打“价格战”的十全中国清代宫廷绘画,以及稍后的中国古代书画夜场中,则是把古代书画收藏做了一个有意思的划分——宫廷与文人,这种“专卖店”式的结构,藏家在现场的表现也是很受用,集中“火力”竞拍,最终十全宫廷专场以白手套收尾。而对于在上一场没有竞争到的买家而言,想要在接下来的古代书画夜场中捡漏,显然是不可能的,代表着收藏大势的“文人热”,早就已经渲染了全场的气氛。

沈周《溪山深秀图卷》 成交价:2760万元 保利2015年秋拍

  “市场也发生了变化,就是有故事的,有内容的,文人赏玩的东西越来越受市场的追逐,这应该说是最近一段时期市场的最新的一个动向,就是宫廷以外文人的东西越来越受到重视。” 保利拍卖副总经理李雪松在拍卖结束后对雅昌艺术网说道。

  赵旭在稍后接受雅昌艺术网采访中也无不兴奋的表示:中国书画在全球行家中的关注中又提高了一个档次,中国古代书画在保利的超级夜场中大放奇彩,我相信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春天到来了。

  “文徵明”引领的文人大势

  最近网络中大热的“看气质”同样运用到保利夜场古代书画拍卖中,“气质品”虽然价格高还是可以得到藏家的青睐。在整体的形势欠佳的状况下,拍卖行也是困难重重,大的东西卖起来相对艰难,成交率都有一定幅度的下降。针对于此,保利也为此次秋拍做出“保质减量”的调整,在数量缩减的同时,不遗余力的向全球征集额各种“生鲜品”,以此吸引买家。

  中国古代书画的夜场一直是拍卖里古代书画的“风向标”,当晚的夜场现身的47件拍品中不乏妙迹臻品,2.4亿元的成交额,近9成的成交率,再一次证明了“精稀品”的潜力是巨大的。尤其是以文徵明引领的文人大势为突出。在当晚的拍卖中文徵明《杂咏诗卷》以8165万元成交,创个人拍卖新纪录。沈周《溪山深秀图卷》以2760万元成交,位列第二。乾隆御题《鄂辉像》以880万起拍,1520万落锤,由著名藏家刘益谦竞得。

永瑢《山水册》 成交价:483万元 保利2015年秋拍

  值得一提的是,这件文徵明的作品在两年前仅仅是以4000万的价格成交,两年的时间翻一倍。“我们把一件两年前4000多万的一个文徵明再次拍卖卖到了8000多万的成交额,这既说明保利本身的招商和经营的能力,从市场上看,也说明对精品、对好的东西也有越来越多的收藏家在追逐。”李雪松对雅昌艺术网说道。

  在当晚的拍卖中,长达半个小时的拍卖,拍卖师的每一次报价都能引领全场的掌声,拍品以2800万起拍,场内顿时掀起出价高潮,到达5800万的最高估价时,拍卖节奏渐为停滞,气氛牵一发动全身,两位买家都憋着一口气,似乎志在必得,拍卖师一度发言“再坚持一下”,随后又是十余口的加价,每一次买家加价都伴随着全场的掌声,赵旭所在的后排委托席已经全体起立,在50万,100万的竞价阶梯后,破7000万大关,经过长达半个小时的竞价,最终飙升到7100万元落槌,成交价达到8165万元,超越了文徵明手卷《溪山清远卷》在2012年朵云轩秋拍中的7475万元,刷新了文徵明全球的拍卖纪录,也刷新了今年秋季全球书画的拍卖纪录。

  “这件作品著录在《石渠宝笈初编》,钤有六玺,是乾隆皇帝是乾隆比较欣赏的一件书画作品,也是他经常调阅摆在案头上来观赏或把玩的。文徵明大概是57岁的时候辞官回乡,直到他去世都留在苏州。文徵明是引领整个吴门诗坛、画坛的盟主,《杂咏》经过我的考证大约是在64岁的时候写的,他把最好的诗都放在卷里集合起来,比如说《游西山诗》、《戏苑诗》,文徵明的文人趣味通过这件作品表现出来,也是吴门一代诗坛具有的标志性的作品。第二就是书法艺术,文徵明最厉害的就是他的楷书和行书的功夫,他在80几岁还能写小楷,十九行诗。我们经常讲书如其人或者是人书俱老,这件东西就会看到文徵明对世事的安熟和心态,回到家乡的文徵明生活是相对单调的,他的追求完全在书画艺术上和诗词当中。”保利学术顾问刘金库在接受雅昌艺术网的采访中谈到。

蓝瑛、项圣谟等人作《鸳湖社名贤妙迹》册页(十八开) 成交价:2070万元 保利2015年秋拍

  而在文徵明之后的拍卖中,正如李雪松所言,蓝瑛、项圣谟等人作《鸳湖社名贤妙迹》十八开册页堪称今晚的一匹“黑马”,起拍价仅为280万元,最终以2070万元成交,超最低估价近六倍。《鸳湖社名贤妙迹》在开拍前就由拍卖师宣布,文物单位具有优先购买权利,但是现场并没有收到文件通知的影响,买家还是积极踊跃出价,过千万的成交价大大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这种作品的估价在通常可能400万或者450万都是偏高的一个估价,但这次我们能够1800万落槌也是说明市场也发生了变化,就是我所说的文人的作品。”李雪松进一步补充道。

  而在8日中国古代书画的日场中,《吴云 篝灯课读第二图》、《明季八家合画卷》分别以125万、120万落锤,成交过最高估价,《蒋宝龄 南湖避地图》、《屠倬、沈山等雪鸭巢图》等一些典型文人唱和互相提拔的拍品也都顺利成交,印证了李雪松的判断。

  宫廷“出品”受青睐

  宫廷御制的皇家艺术品一直是拍卖市场所关注的重点,因为品质高等,且著录清晰、流传有序,再加上皇家宝鉴,对于藏家来说着实诱惑力不小。此次秋拍保利也是在“十全”系列中特别定制了一场“中国清代宫廷绘画”的专场拍卖,从结果看,10件拍品100%成交,总成交额达到了25,530,000元,斩获白手套。

  “我们拍卖清代宫廷绘画,尤其是功臣画像这部分,其实是从春拍的二十功臣像就打下了基础,包括这次的乾隆御题的鄂辉画像,是之前二十功臣画像中的一位,那么这次是单独的一张画像,也是受到了藏家的关注。”李雪松对雅昌艺术网说道。而对于清代宫廷绘画,保利拍卖早在之前的《白塔山记》的拍卖中就已经成为焦点,吸引了很多的委托方和收藏家,从而引起这一系列的“连锁宫廷现象”。

乾隆御题《鄂辉像》 成交价:1748万元 保利2015年秋拍

  当晚,3号拍品六皇子永瑢的《山水册》首先推出,以120万起拍,瞬间场内买家开始了争夺战,轻松超越此前280万的最高估价,随后新买家加入,叫价到320万,电话委托出价380万,最终还是由8877号场内买家以420万拿下,振奋了全场所有人的神经线。而随后的这位8877号买家更是“一马当先”,大有“买不爽不罢手”的气势,一口气拿下包括乾隆御题、董邦达绘《西湖十景》和蒋廷锡《仿宣和画册》在内的整场拍卖的前三拍品。

  乾隆御题、董邦达绘《西湖十景》在开拍之前就得到了买家的特别关注,被称为“清代宫廷实景风格画”的标杆。“西湖十景”肇始于南宋的迁都后,文人士大夫借着吟咏诗意的四字景名,将国破家亡的哀怨写进西湖之中。明清以后,园林营造风靡一时,文人大夫皆以西湖为模本,开始以实景为题材描绘山水。乾隆帝六下江南,西湖定是必经之地,还下令修造钱塘水利,给予下游农田补养,民物殷阜,西湖盛景焕然,也成为士庶歌咏抒怀,指意国泰民安的经典题材。“国朝第一手”董邦达作为内阁大学士,奉乾隆之命多次绘写西湖山水,仅北京故宫博物院与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其西湖绘画二十多件,此画就是其中之一。

乾隆、董邦达 《西湖十景》水墨纸本,24×24cm×4 989万元

  画中绘有“西湖十景”的四景:《柳浪闻莺》、《花港观鱼》、《双峰插云》及《雷峰西照》,作品还有《秘殿珠林石渠宝笈汇编》、《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总汇》、清《钦定南巡盛典•卷二》等多个重量级著录,尺幅超三平尺,占作品一半的乾隆御题也为此加分不少。在拍卖师的报价下《西湖十景》首先以280万起拍,多位场内买家举牌,随后电话委托以及网络竞拍加入,出价到480万,随后价格进行到680万,走竞价阶梯之后到780万,820万,最终以860万落锤,远超估价,加上佣金以989万元成交,成为本场价格最高的拍品。随后蒋廷锡《仿宣和画册》以50万元起拍,迅速加价到285万落锤,以327.75万元成交,成为本场的第三位高价拍品。在雅昌艺术网记者的统计中,有的一半拍品以超出最高估价成交,这也保证了当晚的拍卖成绩。

  对于此次保利十周年秋拍古代书画的拍卖,赵旭显得非常满意,“今年保利十年的拍卖会的特点是,高中低各色的中国艺术品都呈现了一个上涨的趋势,这可以说是给中国艺术品市场在2015年画上了一个井喷的符号。而我相信保利十年的拍卖会对于推动中国艺术品的发展起了一个积极的作用,从保利十年秋拍这一个趋势会给市场打下一个强心针,会给全球的艺术品的藏家板正了信心,北京将会在明年继续成为中国艺术品的交易中心。”

  从学术展览到拍卖市场所延续的热潮,见证了中国古代书画收藏的价值回归,今天的拍场中,已经把市场中所谓的“泡沫”藏家进行了过滤。同时在中国艺术品市场经历了五年的调整之后,收藏文化的价值取向也越来越明确,从“买家还在”到“买家回来了”,也许他们从来就在,只是在浪潮中学会了如何去“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