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利古董夜场:精品御窑市场稳定

发布日期:2015-12-12 16:48:54 【关闭】
摘要:

明成化白釉磬口加康熙五彩过枝松鼠葡萄盘

  12月8日,北京保利2015秋拍进入第三天。晚间三个古董专场依次为“大明格古”,成交率75%,总成交额7800万;“十二瓶花谱——清代御窑花器”再获白手套,总成交额7100万;“宫廷艺术与重要瓷器、玉器、工艺品”总成交率68% 总成交额1.84亿元。尽管夜场开拍晚了一个小时,但率先到场的买家还是满怀期待耐心等候。相比上一个夜场,今晚的三个专场虽然谈不上火爆,但还是交出了非常满意的成绩单,总体成交稳定,精品均有上佳表现。

  “市场不是不好,而是越来越挑剔”

明嘉靖青花十六子婴戏大罐

  “大明格古”率先出场。此专场经过数年的培育和市场实践,已经成为保利的品牌和标志性夜场,自推出至本季已经举办十期。该专场拍品定位遵循精致儒雅的风格,在藏界广受欢迎。本次同样以有明一朝为中心,汇集了自元末至清初的经典艺术品共计64件,并取得75%成交率和实现77,906,750元人民币总成交额的好成绩。

  最可圈点的是“明成化白釉磬口加康熙五彩过枝松鼠葡萄盘”以2070万元成交,夺得全场桂冠。此件“明成化白釉磬口加康熙五彩过枝松鼠葡萄盘”通体均施白釉,盘心略微内凹,圈足露胎,细白坚致,底书青花“大明成化年制”六字楷书款,外加青花双圈。该类甜白釉盘多见于永乐和宣德朝,成化朝已经极为少见。有趣的是,盘内壁以及外壁之上施五彩过枝松鼠葡萄纹系康熙一朝加彩二次烧制的,使得成化窑白釉器在未甄美化之时,到了康熙时期获得完美收官。一件艺术品能够同领明清顶尖工艺的风骚,令人惊叹。据悉,清代景德镇皇家御窑厂,以清宫内藏明代御窑白釉优质素器加五彩创制新器以供御珍赏的例子极少,因此该件器物为传世品中稀见。另有明嘉靖青花十六子婴戏大罐和元-明洪武青花缠枝花卉大罐分别以989万元和805万元人民币成交,位列专场成交价格的第二、三位。

  最后出场的是“宫廷艺术与重要瓷器、玉器及工艺品”。几乎囊括了藏界重要工艺品类别的专场共呈现133件作品, 总成交1.84亿元, 各门类表现还算平均。

清嘉庆青玉“孝懿仁皇后”双龙钮宝玺

清乾隆青花团莲双龙耳如意云口瓶

  从成交结果来看,拔得头筹的是清嘉庆青玉“孝懿仁皇后”双龙钮宝玺,以1150万元落槌,加上佣金将以1322.5万元获得成交。孝懿仁皇后,佟佳氏,满州镶黄旗人,是康熙皇帝的第三任皇后,于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七月初九日立为皇后,翌日崩逝。孝懿仁皇后实际只当了不到一天的皇后,是中国历史上在位时间最短的皇后,由此可知其玺印特别珍贵。“孝懿温诚端仁宪穆和恪慈惠奉天佐圣仁皇后之宝”。印文为全谥,当是嘉庆四年之后的器物。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清乾隆青花团莲双龙耳如意云口瓶以500万元起拍,680万元落槌,最终以782万元成交。这件乾隆的青花,造型融合众多的西洋风格与金属器的元素,将传统用于口沿装饰的如意纹创造性地活用为立体的口、底纹饰,形成如金银器般立体的空间造型。本拍品的装饰极为繁复,通体有七层纹饰,完全颠覆了乾隆时期传统宫廷御窑的绘画风格。颈部两侧的螭龙耳则采用了最为典型的中国传统元素。中国瓷器对洛可可艺术产生了意义深远的影响,后者发展了东西方之间思想文化的亲和性。中国瓷器的精致优雅的情调和富有变化的造型,给欧洲人一个全新看待事物的视角,他们主动融合东方的各种风格,从而实现对异国情调的追求。本拍品新颖的造型设计与西方化的青花装饰风格正是这一风尚的典型代表。在目前所见的资料中,未有与本拍品同类者,应是乾隆青花陈设器中的传世孤品,极为罕见。

  从今晚的总体交投情况看,买家虽表现得十分理智,但出价也不算保守。一些相对稀少、著录清晰的名品明显受到追捧,而一些较为普通的作品成交则显一般。场内的一位买家表示:“场内的竞价速度很慢表示买家不冲动,一些好的作品还是被拍到了应有的位置。二八分化的加大其实是表明了市场的成熟。很多人都在说现在市场不好,其实不是市场不好,而是市场越来越挑剔了。”

  “十二瓶花谱”斩获白手套

  本季保利拍卖,别出心裁以“花器”为主题甄选了十二件清代雍正、乾隆、嘉庆三朝御窑瓶类立件,每件作品均造型秀雅、设计奇巧,各式瓶型独特雅然,契合宫廷花道之礼。本专场也受到了市场的高度肯定,12件拍品全部成交。

清乾隆珐琅彩仕女婴戏小贯耳瓶

  其中焦点拍品为“清乾隆珐琅彩仕女婴戏小贯耳瓶”,该作品以1450万元落槌,加佣金成交价达1667.5万元人民币,夺得本场头名。本件珐琅彩小瓶为法国重要私人藏家旧藏,曾在2006年上拍于香港苏富比。此瓶小口微撇,直颈细长,双耳绘蓝料纹饰,颈部以黄地堆花为饰。器身呈椭圆形,圈足外撇。外壁以胭脂红料、黄料、蓝料、绿料为地,前后开光处绘两组珐琅彩侍女婴戏图案。底足用极为罕见之红料彩书“乾隆年制”四字双行楷书款。以红料彩书写款识之乾隆珐琅器,除本品外唯见两例,一为英国大威德基金会绘西洋侍女瓶,二为保罗伯纳德先生旧藏一例,售于香港苏富比。除了这件罕见的珐琅彩小瓶之外,本场多见作品同样受到激烈的竞逐。嘉庆的粉青釉模印缠枝花卉夔凤莲蓬口瓶从500多万被一路叫到820万落槌,加佣金943万元人民币成交。清雍正仿官釉双如意耳大方壶以828万元人民币成交。

  在近两年市场调整行情下,明清瓷器市场顺势进行相应地萎缩,但是明清御窑中的精品并没有受到过度的冲击。明清瓷器的藏家胡先生认为:“其实真正高端的明清瓷器并没有受到影响,但是对于很多普品来说确实有一定程度的缩水。因为官窑其实也分三六九等,有日用的,有文房,有赏玩器,也有礼器。那么显然档次上天生就有区别。同时还要看品相和来源。前几年的时候太多新资金和新藏家进场,他们不明白其中的区别,一味地认为只要是官窑都应该很贵,导致一些官窑中的普品大幅度上涨。这才导致了今天市场的萎缩。”本季保利御窑花器专场似乎在印证:如果作品精美,来源可靠,或者有出版著录,身价自然不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