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场配角逆袭 名人信札大涨

发布日期:2015-12-14 17:21:34 【关闭】
摘要:
  在这几年的拍卖市场上,越来越多的拍卖行开始对于名人信札以及手稿进行市场拓展,并推出了一系列的专场,随着国内名人信札的价格越来越高,不少人开始关注海外名人信札。

  2015秋拍“畅怀——历代书法夜场”中,备受关注的“鲁迅赠给日本友人清水安三的书法作品”,估价80万至100万元,成交价超过了300万元。这件拍品源自周氏兄弟故人、日本教育家清水安三的后人。在近年来的拍卖会上,不少名家信札都是来自于他们的朋友圈。

  手稿信札具有唯一性

  钟泰,一位几乎被当今学术界遗忘的学者,在传统文化面临分崩离析之危的年代,他以不趋时流,立足传统,力摒空疏,见识独到的治学风格,凭借渊博的知识和超然的见地作为安身立命的根基,从而获得了众多学界中人的高度认可。在今年朵云轩秋拍中,钟泰友朋信札,就向我们展示了他与同道和社会名人的密切交往,从这些交往中,也可让我们探寻到学术界众多鲜为人知的内幕。

  这批信札,总数多达330余通,时间跨度从上世纪20年代初至80年代末,涵盖了20世纪的大半。通信人则多达一百余位。其中,不仅有马一浮、王瀣、熊十力、柳诒征、吕思勉、钱基博、夏承焘等一批名闻遐迩的大师,也不乏如李宗仁、陈铭枢、江彤侯、江朝宗、林志钧、王伯群、蔡元湛、尹石公、徐养秋、岑学吕等耳熟能详的民国名流。至于在文史、经济、建筑、医学等领域学有专长,术有专攻的名家权威,更是多达数十位,如马宗霍、王焕镳、陆渊雷、任铭善、钟道铭、吴恩裕、贺昌群、苏渊雷、吴寿彭、蒋礼鸿、陈从周、王苏宇等等。他们或是钟泰在学业上的长辈,或是钟泰的同窗好友,更多的,则是曾经师从钟泰的门生弟子。

  钟泰(1888~1979),字讱斋,号钟山,别号待庵。江苏南京人。早年师从太谷学派传人黄葆年,就读于江南格致书院。留学日本,毕业后受李瑞清邀,任两江师范学堂日文译教。辛亥时入皖督柏文蔚幕,曾出任广东博罗县长。1924年起先后任之江大学国学系教授、系主任,湖南蓝田国立师范学院教授,大夏大学文学院长兼中文系主任。1944年入蜀,与熊十力并任书院主讲兼协纂。1948年到上海,任光华大学教授,新中国成立后转为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同时受聘为上海文史馆馆员。1962年应长春东北文史研究所礼聘前往讲学两年,1979年以91岁高龄病逝。

  “我们现在对近代学术史的研究,我认为还是比较粗,主要集中在几个大家身上,但是构成学术界的整个群体的人,都搞不清楚的。所以这批信札的史料价值和学术价值,完全不亚于去年朵云轩康有为的那批信札,而且康有为证实的都是一些已经确定的事情,而这批信札揭露了很多未知的事情,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批信札更有价值。” 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承载表示。

  从收藏角度来说,这批信札中的文人书法各具面貌,体系较为完善,是集书法大成的卓越体现。用的笺纸也很有特色,可以看到几十种不同类型的信札,对于喜爱收藏信笺的人来说,也是可玩可赏的。在这一大批民国文人书信中,其中有朵云轩早期饾版套色画笺十一纸,笺图凡八款,分别出自《花卉鳞介画笺》、《金石角花笺》和《劭农画笺》,或妍美,或古雅,幅幅神采,妍妙辉光。六七百纸的信札,笺纸品类非常丰富,极具时代特色。

  “朋友圈”内涵丰富

  在今年的艺术品拍卖市场上,手稿继续展现着其“黑马”的形象,特别是在那个没有微信的时代,如何了解名人“朋友圈”中的故事,手稿无疑是最好的研究对象。在今年嘉德春拍上,一组“胡适、朱自清、丰子恺等签名本”最终以将近估价8倍的101.2万元的价格成交。而朵云轩推出的胡适等民国名人未刊信札,则将掀起新一轮的手稿收藏热。

  此次拍卖的这批信札内容有“胡适手札”、“谭泽闿家书”和“致贺国光信札”三个部分,其中最受市场关注的还是“胡适手札”。在上海文史馆副馆长沈飞德看来,其中青年胡适题赠其族叔胡近仁的两张照片最有看头。

  沈馆长表示,族叔胡近仁是胡适的“忘年友”、“少时老友”。虽说他俩是两代人,但两人关系密切,感情深挚,无论胡适在上海读书,还是后来赴美留学,一直书信往来,互通信息,交流感情,探讨学问。其中一张照片后胡适所题“十七岁生日摄影”,推断其为目前所见胡适最早的单人照片,摄于1907或1908年。另外一张背面题有赠胡近仁小诗,胡适后来自称“几作怨望之词矣” 。这批信件对学界研究胡适的文学观、学术思想和人生观也深具价值。

  从最终的拍卖情况来看,“彭城珍藏近代名人信札专场”4个标的也全部成交,其中被学界认为启“文学革命”先声的一封胡适23页书信以210万元高价落槌。

  由于在中国近代史上的特殊地位,胡适手稿在近年来的拍卖市场上屡创佳绩。市场人士谢晓冬表示:“信札市场的行情走向遵循两条规律。第一是名人效应,越是影响力大的人,他们的墨迹就会受到更多的追捧。第二是名作效应,如果这通信札记录了重要的历史事件,或者是在某一特定的场合、具有特定的意义,那么这件作品就会有特别的价值。”

  名家手稿牛气十足

  2013年,对于名人信札以及手稿的拍卖市场来说,应该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不仅是因为在这一年中,高价拍品贯穿于春拍和秋拍:像在中国嘉德春拍中,鲁迅《古小说钩沈》手稿,估价60万至65万元,成交价为690万元;在中国嘉德的秋拍中鲁迅先生于1934年6月8日致陶亢德的一封信,在中国嘉德秋拍中,估价180万至220万元,成交价则达到了655.5万元。

  相比书法、绘画,信札和手稿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只能算是艺术品市场上的“配角”,不要说是突破千万高价,就连百万也只能算是稀罕的珍品了。甚至一些拍卖行为了将信札和手稿卖出好价钱,将其放入书画专场中,将其作为是另外一种的名人墨宝。但真正让公众看到其巨大价值的,还应该算是在2009年的拍卖市场上,是陈独秀等致胡适的13通27页信札成交价达到544.4万元。随后,国家文物局启动了优先收购权,将这批信札买下。这个举措堪称一个里程碑的举措,并使得更多市场人士从单一关注名人书画,转而对于信札和手稿有了更大的兴趣。

  在这几年的拍卖市场上,越来越多的拍卖行开始对于名人信札以及手稿进行市场拓展,并推出了一系列的专场,随着国内名人信札的价格越来越高,不少人开始关注海外名人信札。像今年的拍卖会上,诸如拿破仑、大仲马等名家信札纷纷露面,并以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的价格成交。在中国嘉德2013春拍上,一封拿破仑的亲笔信拍出了304.75万元人民币的高价,同时拍出的还有德国作曲家理查德•施特劳斯的乐谱手稿、奥黛丽•赫本的亲笔签名照片等。

  对于藏家来说,信札的来源是鉴别真伪的重要因素,如果是收藏大家的藏品,或者出自作者与出版社相互往来的信函并附有签发单,或是文化机构处理的文牍,或出自文化名人晚辈之手,则来源较可靠,可信度较高。但是值得注意的是,目前造假者往往也是看重了这一点,往往会伪造一些“附件”,或者说一点故事,让赝品看上去更像是真的,这也是造假的一个新趋势。另外,要小心代笔。有些信札并非是本人所写,而由他人代笔,后由本人签名或者盖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