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件破亿元 拍卖市场V形反转?

发布日期:2015-12-15 12:25:08 【关闭】
摘要:

  近日,保利、匡时领衔的第二轮京城秋拍悄然落幕,拍卖主战场转向上海。12月13日晚,潘天寿《鹰石图》在上海嘉禾拍卖以1.15亿元成交,成为上海拍卖首件破亿元作品。截至目前,4件拍品突破亿元大关,获得15个白手套专场。从市场表现来看,买家貌似不差钱,有专家就此提出市场正处“V形反转”,新的市场行情已经来临。难道拍卖市场的春天真的到来了吗?收藏家林玉柱的观点也许是一个很好的回应,“艺术含量高的精品一路看涨,稀有的、好玩的、有故事的众人争抢,普通件、价格虚高的、假的惨遭流拍”。

  4件破亿

  拍行主打精品牌

  不管市场好坏,天价拍品总能牵动人们的神经。李可染《万山红遍》以1.84亿元在嘉德大观之夜成交,让业界沸腾。市场热情尚未褪去,齐白石“叶隐闻声”花卉工笔草虫册、十四世纪释迦牟尼佛又先后在保利夜场中以1.15亿元、1.035亿元成交。12月13日晚间,上海嘉禾拍卖,潘天寿《鹰石图》估价6200万-8000万元,最终以1.15亿元成交,成为上海拍卖第一件破亿作品,市场如此热闹的局面仿佛回到了2011年。

  天价拍品的出现其实并不意外,名家名作走的是独立市场行情,如果市场好会有更多的买家以更高的价格来接盘。比如齐白石“叶隐闻声”花卉工笔草虫册页,比2010年以9520万元成交的“可惜无声”册页开本要大,而且是荣宝斋旧藏,受到买家追捧也在情理之中。

  令人惊叹的是,除了天价拍品的相继出现,还有成交额的稳步增长。今年嘉德拍卖率先开局,总成交18.3亿元,同比去年的17.06亿元有所增长。保利拍卖经过数天鏖战以29.5亿元收槌,与去年相比业绩增加一成多。

  对于保利拍卖而言,最受瞩目的就是12月7日晚间的超级夜场。从下午6时一直到凌晨1时,七大专场斩获8.8亿元成交额。其中,“过去佛,现在佛,未来佛——Speelman秘藏梵像聚珍”专场全部成交,十四世纪释迦牟尼佛再破亿元,这一专场之所以受藏家追捧,主要是由于拍品均为英国传奇收藏家Speelman的藏品,有多次出版著录和清晰的拍卖收藏记录。

  不少藏家现场表现激动,因为在市场低迷的情况下,能拍出这样的成绩显然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表示,“不管是人气还是买家数量,都是近几年难得一见的情况,保利拍卖夜场气氛热烈,拍品成交出现了‘井喷’现象,这也提振了全球藏家的信心,带动了新一轮的市场行情,有理由相信北京明年依然是中国艺术品的交易中心”。

  15场白手套

  《石渠宝笈》著录成亮点

  从各大拍卖行的市场表现来看,最为亮眼的除了嘉德大观之夜,就是保利超级夜场。嘉德大观之夜总成交9.2亿元,也反映出嘉德在近现代书画领域的资源优势。就保利来说,今年各大板块实力比较平均,近现代书画、古代书画都有不错的表现,古董珍玩表现尤为突出。

  就古代书画而言,最为重量级的作品就是保利拍卖的文徵明《杂咏诗卷》,2800万元起拍,最终以8165万元成交,打破《溪山清远卷》在朵云轩7475万元的最高拍卖纪录。之所以能够拍出这么高的价格,首先是著录于《石渠宝笈初编》,其次曾于2013年在嘉德秋拍中拍出5117万元。《石渠宝笈》一直是笼罩在拍品头上的光环,乾隆御题、董邦达绘制的《西湖十景》最终以989万元成交。在嘉德大观之夜中,董其昌《疏林茅屋》著录于《石渠宝笈三编》最终拍出6900万元,乾隆皇帝《御笔分题行书册》著录于《石渠宝笈续编》拍出1552.5万元。

  保利夜场时,著名收藏家刘益谦出现在拍场,先后以1748万元、3392.5万元、1288万元将《成都将军法什尚阿巴图鲁云骑尉鄂辉像》、清乾隆燃灯佛、清乾隆御制紫檀重檐庑殿顶三间式大佛龛收入囊中。蓝瑛、项圣谟《鸳湖社名贤妙迹册页》估价350万-550万元,因为国家文博机构参与竞拍,最终以2070万元成交。除此之外,清乾隆白玉双龙钮宝玺“太上皇帝之宝”拍出7475万元。李可染《昆仑雪山图》拍出7015万元,傅抱石《云台山纪图卷及设计稿》以4225万元成交、黄胄《草原逐戏图》拍出4140万元。

  据统计,今年秋拍中出现了15个白手套专场,这不只是拍卖师的荣誉,更是拍卖行的荣誉,是市场对拍卖行征集策划工作的最大肯定。比如嘉德拍卖的“沙耆比利时时期艺术专场”、“85新潮美术三十年纪念专场”、“逸庐——古器雅集”3个白手套专场;北京匡时的“光宇归来:中国现代艺术大师张光宇专场”、“积玉——无底价书画专场”两个白手套专场;保利拍卖的“过去佛,现在佛,未来佛——Speelman秘藏梵像聚珍”、“十全——中国清代宫廷绘画”、“十全老人——米景扬藏画”、“江左风流·名家藏珍”、“放鹤楼藏扇”、“情愫东瀛——山田家藏大千遗墨”等10个白手套专场。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正值保利拍卖十周年庆,这种繁荣并不能真实反映市场的情况。周年庆典,不论是拍品还是买家都有很大的提升。保利之所以拍得好,主要是作品征集的精品多,捧场的买家多。古代书画专家、保利拍卖副总经理李雪松表示,拍卖行业相对艰难,拍卖成交率都有一定程度的下降,所以在秋拍之前就有这样的筹划:相应减少拍品数量,包括大的、高估价的拍品。不是征集不到东西,而是主动应对市场变化减少拍品数量。但从夜场表现来看,是近几年比较好的成绩了。这证明了保利拍卖招商和经营的能力,也再次验证了精品会越来越受到市场追捧。

  冷热不均

  经营思路要调整

  与此同时,不少拍卖行的业绩并不理想,甚至出现严重下滑。除市场大环境等共同原因外,还涉及一些公司经营的问题。首先,拍品征集不到位,精品不够。其次,拍卖时间大都提前,预展拍卖扎堆,藏家分身乏术,一些中小拍卖行的业绩受到影响。可以说,“V”形反转的定论还言之过早。市场调整的遥遥无期,让不少中小拍卖行承受着前所未有的生存压力。

  从行业角度而言,还是靠拍品说话。有专家指出,一些中小拍卖行盲目追求“大而全”,一方面图录印刷、酒店租赁、预展搭建等成本支出太大,但买家邀请和拍品征集力度不够,难以支撑公司的运营。北京荣宝拍卖总经理刘尚勇就曾预言,未来十年,市场的竞争格局以及竞争方式会有很大的变化。目前这种粗放式的经营和发展方式会向精细化、精准化演变,未来竞争的核心除了品牌和服务,更强调文化。

  不管是政府或者行业协会,都应该有所引导,过于同质化的竞争其实是一种资源浪费,不如腾出精力来做好某一门类,深入发掘拍品背后的文化价值。这也是2015北京拍卖季所要力推的工作之一,之所以连续举办多场讲座,目的就在于让拍卖企业能从不同角度去了解这一市场的变化。正如华辰拍卖董事长甘学军所讲,传统的“春秋拍”模式有些单一,不管拍卖行规模大小、在哪里拍、拍什么都是一种模式,这种模式要丰富、要改变、要在结构上调整,要根据自身的资源和特点走多元化、专业化的路子,避免同质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