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那些引起纷争的名人遗物拍卖

发布日期:2015-12-15 18:00:35 【关闭】
摘要:

梅艳芳

  撒切尔夫人遗物拍卖令其子女反目 梅艳芳遗物拍卖引争议

  梅艳芳遗物拍卖 引起争议

  据香港《明报》报道,杨千嬅今日出席活动,对于演艺人协会希望阻止拍卖梅艳芳遗物,又或夹钱竞投,表示支持,称正等候演艺人协会通知。杨千嬅说:“听到内心不舒服,最初不知道有很多私人物品,以为是戏服,若是私人物品感觉不好。”

  梅艳芳3千多件遗物近日遭遗产管理人公司委托拍卖行在网上进行拍卖,当中包括具纪念价值的奖项,甚至内衣裤,令阿梅的好友及粉丝均感到心痛及愤怒。继阿梅徒弟谭耀文、黄秋生气愤呼吁停止拍卖后,阿梅旧爱林国斌与曾志伟等一班好友也出面反对,将联同演艺人协会,希望阻止拍卖继续进行。

  他表示,若未能成功,会夹钱竞投,力保阿梅的尊严。他怒斥连内衣裤都拿出来拍卖极之离谱、过分,希望为阿梅讨回公道。梅妈对于爱女内衣裤被拍卖大感痛心,支持演协出手帮助。

  梅妈得知爱女遗物包括内衣裤、奖座被拍卖很痛心,她希望大家不要去抢,她希望可以买回女儿的遗物,留作纪念。对于志伟与演协出手,她表示支持。(文字来源于《中国新闻网》)

撒切尔夫人

撒切尔夫人数百件遗物拍卖

  撒切尔夫人数百件遗物拍卖 引子女反目成仇

  港媒称,英国已故前首相“铁娘子”撒切尔夫人,其生前四百多件的个人珍藏及遗物于当地时间15日起一连两日分批拍卖,当中包括珠宝首饰及私人信件,总成交价可达一百万英镑(约合979万元人民币)。

据香港《东方日报》网站12月15日报道,不过,撒切尔夫人的子女为此起争执,女儿卡洛宣称缺钱执意拍卖,儿子马克则坚持保留亡母遗物,有指二人关系已经到水火不容的地步。

  逾400件物品卖千万元

  此次拍卖程序分为两大部分,第一部分涉及183件物品,于15日在佳士得拍卖行伦敦总部举行;第二部分涉及233件物品,于本月3日起在网上拍卖至16日。这些物品包括鞋、手袋、衣服、珠宝首饰、首相红色公事包,甚至是撒切尔夫人与美国已故前总统列根之间的书信。虽然拍卖是以撒切尔家人名义举行,但由于物品由卡洛提供,因此拍卖所得的只归卡洛一人。

  包括外国政要礼物

  英媒引述撒切尔家族友人指,马克不满拍卖一事,形容此举令人憎恶。卡洛除拍卖从亡母遗嘱所获得的遗物外,也拍卖早前从内阁办公室购入、亡母在位时所获赠的外国政要礼物。友人称:“卡洛宣称她需要钱,但我们认为这点有争议的。马克对此非常愤怒,他只想保护母亲的物品。”有保守党高层人士说,马克与亡母关系亲密,绝不会拍卖任何遗产。

  子倡官方文件送存

  据悉,马克反对拍卖亡母遗物的原因,是因为部分物品是由仍然在生的友人赠送,而拍卖的官方文件则应交由撒切尔夫人档案室保存。虽然内阁办公室拒绝透露卡洛花了多少钱,买回属于亡母的礼物,但有友人指由于卡洛购入后不久便拿出来拍卖,可见她视此为一个投资机会。

  卡洛及马克暂未回应报道,而内阁办公室称不会就拍卖一事提供资讯。佳士得则在新闻稿表示,今年适逢是撒切尔夫人的九十岁生忌。撒切尔夫人在位首相11年,是英国二十世纪在任时间最长的首相,她于2013年逝世,享年87岁。(文字来源于《参考消息网》)

钱钟书私人信札上拍引争议

  杨绛叫停保利拍卖钱钟书信件

  2013年6月,杨绛先生多次发表《声明》,态度坚决地反对保利拍卖钱钟书和她的三封私人书信,并要求北京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立即停止将举行的有关拍卖和宣传活动。杨绛先生在声明中说:“如果你们一意孤行,我将会亲自走向法庭,维护自己和家人的合法权利。我绝不妥协,一定会坚决维权到底!”

  2013年6月,北京二中院作出禁止中贸圣佳实施侵权行为裁定,中贸圣佳公司随即发表停拍声明。杨绛继续起诉至二中院,请求法院判令中贸圣佳公司和李国强停止侵权行为,公开赔礼道歉,赔偿经济损失50万元,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5万元以及合理费用5000元。

  2014年4月,经过二审后,此案最终尘埃落定。法院维持一审判决,即两被告停止侵权行为,共同向杨绛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

屠呦呦

挂在孔夫子网的屠呦呦亲笔信,其中一封拍到4万多元。网站截图 图片来源:现代快报

  屠呦呦书信拍卖遭家人反对 卖家后撤拍

  名人物品走上拍场的,书信等手稿也是重要一部分。其一,由于年代久远,手稿的归属权可能存在争议;其二,真假可能存在问题;其三,手稿所有权即便已经转移,写作者仍享有著作权;其四,书信等手稿的内容很可能涉及名人隐私,公开拍卖难免引发其家人不满。

  来看归属权的争议。2012年,由周作人撰书、鲁迅批校的《日本近三十年小说之发达》手稿,以唐弢生前旧藏的名义上拍嘉德春拍。尽管周作人之孙周吉宜提出这份手稿系“文革”时抄走至今未归还,要求停止拍卖、返还手稿,最终手稿依然以184万元成交。这属于。

  再看一下真假的争议。2012年秋拍上,梁启超后人以“物件根本不是梁任公的旧物”为由,试图阻止匡时上拍“南长街54号藏梁氏重要档案”,结局是不仅拍品尽数成交,总成交价也达到6709万元。

  新晋诺贝尔奖得主屠呦呦书信公开拍卖就曾引发“是否侵犯著作权和隐私权”的热议。今年9月6日开始,屠呦呦的3封书信在孔夫子旧书网上被拍卖,起拍价10元。3天竞价后,价格最高的一封信以41500元被拍出,三封信总共拍出8万多元。

  这三封信是屠呦呦写给著名药理学家宋振玉的,抬头处冠有“中国中医研究院中药研究所”的大红字,内容主要是谈论有关青蒿素的研究等工作问题。

  屠呦呦家人在接受采访时称,不同意屠呦呦的书信被炒作拍卖,但因忙于各种事务,无暇顾及书信被拍卖一事。屠呦呦后来表示,因为报纸上图片较小看不清楚书信上的字迹,暂时不能确认是否是自己的亲笔书信,但不同意公开售卖行为。

  10月11日,三封书信的卖家表示决定撤拍。他说:“我觉得这三封信有一定的史料价值,还是有收藏的必要的,如果屠呦呦老师想把信要回去,我就立刻归还,也可以捐赠给相关的机构进行保管或者研究。”

  孔夫子旧书网工作人员表示,已将书信撤拍,并退还买卖双方交易佣金。

  有律师表示,拍卖名人信件要征得所有权人和著作权人两方的同意。

吴祖光之子吴欢出示的行将上拍的《清明前后》一书。图片来源:北京日报

  吴祖光赠北京戏校书籍将上拍 家人不满

  据《北京日报》报道,近日,吴祖光之子、作家吴欢发现,茅盾赠与其父亲的图书《清明前后》出现在北京传是国际拍卖公司的秋拍图录上,估价1-2万元。这本书正是当年吴祖光捐给北京戏曲学校(即如今的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的图书中的一件。

  吴祖光是中国当代著名学者、戏剧家。其女儿、花腔女高音歌唱家吴霜称,这批书在1998年底捐赠,总数约三四千册,主要是戏曲方面。促成将这批书捐赠的重要原因是时任校长、荀派表演艺术家孙毓敏积极要求接收。

  学校曾给吴家回赠了一份捐书目录。通过这份名录,吴霜确认此次上拍的《清明前后》,确系出自父亲所捐书目。吴霜称,书的封皮上有茅盾亲笔题写的“祖光兄惠正”字样。据了解,《清明前后》创作于1945年夏天,是茅盾一生中创作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剧本。

  但如今在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图书馆留存的当年赠书目录里,已经没有了这本书。“如今的目录里登记的赠书都还在馆内,只能证明,《清明前后》一书早在2005年前后就已经从学校流出去了。”院长刘侗回应称,当年经手人非常多,一时难以查明。学院已经开始往前排查可能接触到这批书的人,正考虑向派出所报案。

  传是相关负责人表示并不知情,将如期上拍。资深拍卖研究学者季涛认为,“整件事情与拍卖行关联不大,主要是学校管理不善,把公共资产给弄丢了,应该报案处理,学校要追究管理者责任。”

  吴华、吴霜则对整件事情颇为不满。“如果是这样,我捐给你干什么?”(文字来源于《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