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秋拍之变系列二】“十年之后”内地拍卖的多重分化

发布日期:2015-12-16 12:04:36 【关闭】
摘要:

保利十年超级古董夜场带动全球市场

  以“十年”为期来看,本为泊来之物的拍卖行似乎已经在中国找到了落脚的通道——系统梳理与板块细分,这和今天的海外拍卖行的越来越兼容的姿态形成鲜明的对比。

  “很简单的道理,重要的艺术品卖的非常好,不仅仅是高价的拍品,我们发现一些诸如张大千信札专场的有故事的拍品也深受藏家的追捧,这也为明年保利拍卖征集找到了突破口,精品路线是肯定的,但是要广泛的深度挖掘。”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对雅昌艺术网说道。

  而正如赵旭所梳理出来的“突破口”,精品与深挖,其实是拍卖行能否在转型时期突破的关键。雅昌艺术网也发现,正是因为以征集大件标的见长的拍卖公司,转而对拍品进行学术性的深度挖掘,使得今秋的拍卖行出现更加明显的分化。

  “十年之期”的调整与重建

  “大型公司和中小公司两级分化的现象愈加明显了,大型公司几乎能够保持现在的状况,但是很多中小公司处于做不下去的状态了,尤其是从春拍开始,小公司关门不做了,即使能够勉强做的公司成交额相比较大公司下降明显,结论就是说这是一个结构在调整和转移,未来会继续拉大差距,造成强者恒强,市场集中度更加进一步提高的趋势。”资深市场评论专家季涛对雅昌艺术网说道。

  雅昌艺术网也发现季涛所说的“市场集中度更加提高”的趋势,以保利和匡时等成立十年左右的公司来看,这一波拍卖行的内部调整也完成,以拍卖规模和成交额来看,保利和匡时遥遥领先,占据市场绝大部分的份额,传是、华辰、荣宝等为代表的中小公司占据了很小的市场份额,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出现一些“失声”的状况。

北京匡时2015年秋拍现场

  在这种近乎“失声”的市场调整中,荣宝拍卖总经理刘尚勇则表示:“艺术品市场从2012年就开始调整,2015年可以说是深度调整时期,但是对于荣宝拍卖而言,今年的这种情况我们不需要做战略调整,因为从一开始我们就有了自己的定位,很少有明星的高价位拍品,集中力量在市场中比较扎实的一部分,可以说是某种程度上我们避开了市场对于高价拍品的调整。所以从今年的拍卖来看,我们会有波动,也会有收缩,但是幅度不是很大,就是因为我们的价位控制的比较合理,所以整体上影响并不是很大。”刘尚勇对雅昌艺术网说道。

  而华辰拍卖作为一家成立将近15年之久的拍卖公司,在这种调整的状况中,掌门人甘学军也早有对策。

  “拍卖公司靠佣金吃饭,规模和成本控制要有协调,华辰在中国的拍卖行中不是规模大的,作为一家中等的拍卖公司,我要求一直保持品质的要求,保持品牌的诉求,掌握学术资源、市场资源和人力资源等等。”甘学军对雅昌艺术网说道,而在华辰所作出的调整中,我们看到月拍式的华辰专场,甚至是节日式“促销”的专场,轻量性的专场,对于华辰而言,成本低、灵活机动,更加重要的是回款率有保证。同样的对于委托方而言,出手快折现快,资金周转上有着更大的优势。

  正如荣宝所采取的中低价位的拍品策略,以及华辰采取的控制成本轻量性拍卖的战略,相反的以保利为代表的十年之期的大型拍卖公司,则是采取了重要拍品集中呈现,似乎与调整期市场有一种“硬碰硬”的感觉,但是从保利拍卖的结果来看,赵旭显然是有着胜算的。

  29.5亿元的成交总额,其中2件拍品成交破亿、42件拍品成交额超过一千万元,五百万元以上的拍品共有98件,共有10个专场拍卖斩获白手套专场,最为重要的是,雅昌艺术网统计到,估计超过千万元的拍品保持在80%以上的成交率。“保利十年秋拍,高中低端的拍品,从亿元拍品、千万元拍品、百万元拍品、万元拍品到千元拍品,都保证了相当的成交额。”赵旭说道。

北京荣宝2015年秋拍预展现场推出的紫砂体验专区

  另外正如刘尚勇所言,书画市场中受到反腐的影响,调整的比较多,但是实际上对于大型拍卖公司而言,情况则是有些不一样。

  “大公司高价位的东西礼品的属性比较小,这一块是实实在在的收藏家在买,高价的东西也不投机,倒来倒去的成本太高了,更多的适合收藏,这样也是大公司买气还是很强的;而小公司做不下去的原因除了买气也有很多,尤其是假画市场,是一个模棱两可的市场。”季涛对雅昌艺术网说道,同时他也断言,未来这样的两极分化以及货源紧张都将会是一个长久的现象,只是买气的问题,看谁够强才能让这个市场更明显的起步,价格会再度飙升起来。

  而这也进一步说明了大小拍卖公司之间差异性越来越明显,分化也越来越明显。但其实如果细究以保利为代表的“十年”拍卖公司,在二级拍卖公司保持各自特色寻求发展的时候,大型拍卖公司内部的调整也是明显的。

  传统优势板块的再分配

  “另外一个层面的分化表现在精品与普品的方面,准确的说,是生货和熟货的两极严重分化;第二个分化则是夜场和日场的两极分化,传统意义上,大家都认为夜场效果好,保真度高,东西比较精,所以夜场的人气比较旺。相对的白天的场次就会相对冷清一点,这是大型拍卖公司内部的另一个方面的两极分化。”季涛对雅昌艺术网说道。

中国嘉德2015年秋拍现当代艺术拍卖成交top10

  正如季涛所言,夜场作为传统的精品之夜,通常也会形成大型拍卖公司业内标兵之明星专场,从而让这一板块成为拍卖行业的优势板块,比如今秋拍卖中的嘉德现当代艺术夜场,以及保利十年的超级古董夜场等。

  在中国嘉德结束了首个现当代艺术夜场拍卖之后,业内专家一直认为,嘉德在试图创造出另外一个“大观”,以期成为中国现当代艺术拍卖的风向标,而在这之前,苏富比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每年十一黄金假期的当代艺术之夜,绝对成为大陆和海外关注的焦点,而今天的嘉德试图用再建夜场的方式来突围。

  首个夜场的设置并没有遵循高价的原则,但毕竟是夜场的“处女秀”,还是“私心”的把这一季最好的作品放在了夜场。同时按照嘉德一贯所坚持的学术梳理的原则,秉承“中国的”、“现代的”两个关键词,在这个学术标准之下,分为中国早期艺术家、学院绘画体系的先锋人物、当代艺术领域的一线艺术家以及新绘画艺术中最具潜质的中青年艺术家。

  而最终2.2亿元的拍卖结果,鲜明的专场特质,也最终奠定了嘉德在现当代艺术部分的优势,中国嘉德现当代艺术经过了一路的探索,到今天呈现的“夜场”,虽然将来会以春秋交替的方式呈现,但是至少是做出了“中国之夜”和“个案”的尝试,市场和藏家的反馈是认可的,我们也期待嘉德所试图创造另外一个“大观”。

  相对于嘉德中国之夜的初尝试,保利十年的超级古董夜场则是实实在在的奠定了在古董珍玩部分的绝对优势板块。

十四世纪释迦牟尼像 1.035亿元成交 保利2015年秋拍

  “经常活动在国际收藏市场中的超级藏家,在看到我们这次准备的超级古董夜场的时候,都说全球拍卖看中国,中国拍卖看保利,古董的超级夜场的结果,从佛造像艺术专场,到禹贡中青铜器、宫廷用品等超级拍品,证明了保利在大件拍品中的征集能力,同时顺利成交也证明了保利的客户是不缺钱的,中国艺术品市场的买家是不缺钱的。”赵旭对雅昌艺术网说道。

  季涛对于这样的优势板块的再调整也认为,各大拍卖公司都在试图重新建立扩大这种优势。

  “首先是保利古代书画板块的竞争中,是很有预见性的,对于市场是有着提前的判断的,试图在引领这样的一种古代书画的趋势。而佛像板块,包括青铜造像和唐卡的市场等等都是上升的趋势,所以保利在这次调整中抓住了这个机会,争取到了speelman旧藏的佛造像艺术,品质是有保证的,这当然也是和市场存在着一种互补性的关系,在其他方面市场弱的时候把这些开拓一个新的潜在的火爆的一个市场。”季涛对雅昌艺术网说道。

太上皇帝玺印 7475万元成交 保利2015年秋拍

  显然作为这一板块的超级领航者,尤其是近五年以来,国内器物类拍卖没有意见过亿元的拍品,这次是拉伸了一个高度。另外,在对于这一板块的藏家培养上也有重要的作用。

  “保利首次推出的‘禹贡’专场,从第一件过千万成交的青铜器开了个好头”,包括后面的‘太上皇帝之宝’玉玺、紫檀佛龛、黄花梨方台等也 都顺利成交,说明现在收藏的广度和深度与原来有所不同了。今天每个门类的作品都有新的收藏家和企业家竞投,这也是一个新的现象。一些收藏传统、古画藏家也 参与到佛像、佛龛的竞拍,新买家出价也非常勇猛。”保利拍卖古董珍玩部总经理李移舟对雅昌艺术网说道。

  同样不容小觑的匡时拍卖,也继续保持了在古代书法领域内的优势,更为重要的是,匡时拍卖最近几年以来越来越娴熟的文化宣传的概念对于业内的影响是极为重要的。

  文化概念与个案研究的双重手段

  “文化宣传的概念是必须要做的,过去我们在这个部分的力度比较弱,过于简单化了,这两年大家比较关注艺术品拍品的文化解释工作,这确实是调整以来的一个新气象,尤其是2013年以后,具体的包括拍卖之前的学术论坛、文化讲座等等,这个事情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了,大家都在关注,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向。”对于拍卖公司越来越娴熟的文化概念宣传,刘尚勇表示了认同。

沙耆比利时时期艺术专场成为本季嘉德首个白手套专场

  不会“讲故事”的拍卖公司就不是一家“好公司”,这略显调侃的形容其实正是当下拍卖公司在拍品之外竞争的关键。

  “讲故事其实就是说流传有绪的问题,是有根据的讲故事,这其实是拍卖公司的精品策略,所谓精品就是生货,见得少的精品,讲其中的故事就是要告诉买家曾经是谁的收藏,谁曾经研究过,有了这些故事,真实度就非常高。以前我们在对于拍品的处理中不太注重这些研究,更多的关注拍品,能够征集到已经不错了,但是最近这几年趋势很明显,买家也好,委托方也好,都非常关注拍卖公司对于拍品的处理和研究。”季涛对雅昌艺术网说道。

  北京匡时拍卖则成为其中的佼佼者,从过云楼旧藏研究到梁启超旧藏,再到南宋告身研究以及今年的张光宇专场,都切实到挖掘到了拍品的学术概念,而这也是拍卖公司主动性的一种追求,尤其是在张光宇专场的挖掘中,匡时所表现出来的自发性更强。

北京匡时2015年秋拍推出的曹兴诚先生讲座现场

  “正如大家所看到的匡时一系列的文化研究的推广,包括我们做了几届的博物志讲座等,引导藏家和艺术品爱好者对于拍卖和艺术品有个正确的认知。”匡时拍卖董事长董国强对记者说道。同时对于行业的影响,董国强也表示拍卖公司都从文化角度出发对艺术品进行挖掘和推广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事情,也希望社会能够改变对我们这个行业的片面认识。拍卖公司都能够从文化角度出发去挖掘艺术品内在的价值,这对于收藏市场朝着一个正确的方向发展是有好处的。

  准确的来讲,张光宇专场其实更贴近与今年先出现的一种拍卖行的研究方法——个案性研究,以某一位艺术家,一般是市场认知度比较低的艺术家,或者是某一门类进行挖掘,其实出现这种个案性研究一方面是因为对于故事性的挖掘,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专场概念征集越来越难,个案性专场梳理则成为“不得不做的研究”。

北京匡时2015年秋拍推出的张光宇专场

  和张光宇专场类似的情况则是嘉德秋拍中的沙耆比利时时期艺术专场,同样是选取了两个不为大众所熟知的艺术家进行个案研究和推广,其实包括嘉德秋拍中的现当代艺术夜场,也是最终采取了艺术家个案的方式进行呈现。“沙耆也好、张光宇也好,其实都是拍卖公司在征集的过程中主动做出的推广,两者有一些细小的差距,但是这种个案性研究越来越成为一种拍卖行常用的方式。”季涛说道。

  结语:“十年之期”,同时是中国艺术品市场深入调整的第五个年头,在这轮调整中,拍卖公司、藏家、拍品的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以保利、匡时为代表的“十年之期”的拍卖公司,在调整中突围,逐步确立了在行业内的优势板块,下一步如何去夯实这种优势板块,是2016年对于自家的考验,又能征集,同时又能“讲故事”的拍卖行必将是这一轮调整中的最终获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