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女儿:等你认识很多字时,别看那些把脏话当个性

发布日期:2015-12-19 12:42:50 【关闭】
摘要:

  作者 | 戴戴(戴志悦)

  医疗媒体人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医生医事” ID:yishenyishi-dai转载已获授权)

  

  最近突然被一个网络作家的两篇文章刷屏了,《致贱人:我凭什么要帮你》、《致low逼:不是我太高调,是你们玻璃心》。

  就冲着这标题,没点开看,因为对这样粗俗的用词实在喜欢不起来。但此自媒体却因这两篇文章“获得了300万阅读,圈粉20万”的战绩,甚至随之自媒体江湖里还出现了所谓的“拜XX教”。

  于是担心的事来了:等我的女儿慢慢长大,认识的字越来越多,学会上网,如果那时“朋友圈”还在,满眼都是这样的粗俗,怎么办?

  

  有一位医生朋友私下聊天时说,在这个疯狂的年代,谁都想标新立异,拿走所有人的眼球。

  拿走眼球,很多自媒体作者深谙此道,语不惊人死不休,用粗俗以示豪放,用谩骂以示个性,用粗糙标榜自我。用最刺激最煽动的语言去迎合每个人心里的那只猛虎,对这种毫无美感的文字暴力,我特想问一句:姑娘,你不觉得脏吗?

  我想,一个真正喜欢写作的人都不会喜欢这样的文字,因为文字之所以是艺术,是因为美好。

  虽然我也部分同意“我凭什么要帮你”或者“别人凭什么要帮我”的观点,因为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但也用着拿“话糙理不糙”来当说词,不糙的理为什么就不能好好说呢?

  还好,女儿现在还处于读拼音认字阶段,认识的字也不算多,阅读基本还在我的掌控之下,可她在无法阻挡地长大。

  记得在美剧《实习医生格蕾》里一位80岁的心外科大夫Thomas曾对Dr.Yang说:别那么粗鲁,你们这个时代的女性都缺乏优雅。

  

  如今,看电视,尽是拿着平底锅的红太狼,或者动不动就扇大嘴巴,再或勾心斗角歇斯底里;看朋友圈,尽是只为吸引眼球的粗陋标题党。我们这个时代的成年人已经缺乏了优雅、克制、安静,又如何还能给我们的孩子一个安静优雅的成长环境?

  以前在采访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泌尿外科的一位医生时,手术间隙,我俩靠在手术室走廊的墙上闲聊,扯到“屌丝”这个词。这位王刚医生说:“从你嘴里冒出那个字,咋听得这么别扭。”他第一次听说这个词,是出自一个在路边打电话的漂亮女孩嘴里,他回去还专门查了一下词的意思。王刚对这个字甚至实在说不出口,只是用“那个字”来代替。

  儿时,这个“diao”字常常挂在一些满嘴脏话的男生嘴边,我的父母是绝对不允许我和哥哥们说这个词和其他的脏话的,而如今,这个字如此盛行。同时大行其道的,还有什么“狗”、“biao”、“bi”等等,而这些曾经只有在泼妇骂街时才会蹦出的词。

  一直很喜欢曾经给女儿读过的绘本《花婆婆》,故事里,爷爷告诉小艾丽丝长大了要做的第三件事:做一件让世界变得更美丽的事。她长大后,有一个夏天,口袋里装满花种子,她把它们撒在了乡间的小路边、教堂后面。来年的春天,遍地盛开了蓝色、紫色和粉红色的鲁冰花……

  

  我想,我们无法做到遍地鲜花,但至少让自己学会口吐莲花、妙笔生花。

  在人人都是自媒体的移动互联网时代里,珍惜从自己笔下写出的每一个字,也是在做一件让世界变得更美丽的事。